梅豔芳有多受寵?「三大詞匠」輪番填詞,去世後黃霑寫千字悼文!

01、

「她只要求我們寵她。愛她。

這我們全做過了。

此後,我們會記得,

香港出過位娛樂圈奇女子。

她的名字,叫梅豔芳!」

——黃霑

這是黃霑在梅姐去世後,寫得上千字悼文的結尾。

霑叔蓋棺定論得很準確,

「她只要求我們寵她。愛她。這我們全做過了。」

的確如此。

試問,在香港這樣一個凡事都講求效率的社會中,

有誰會允許對方工作時遲到呢?

那要看對方是誰了?假如是梅豔芳的話,

可以。

甚至全圈都達成了共識,

「等阿梅」是同梅豔芳合作開工的例牌工序。

梅姐遲到,並不是晚到一會兒。

一遲就是五六個小時,或七八個小時。

而且,不管對方是誰,大哥成龍的劇組同樣如此。

多少紅透半邊天的女星,因為個性,在成龍的劇組裡翻車。

成龍工作起來,是不看對方名氣、咖位有多大的,因為再大也沒自己大。

但對梅豔芳,這位大哥卻是心甘情願地等。

黃霑很好奇,問成龍:

「你怎麼能容忍她這種習慣呢?」

「都習慣了。」成龍答道,

「用阿梅,就要準備等,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人用呢?因為她好,因為她值得!」

拍戲叫成龍等,唱歌呢?

曾讓前輩羅文苦等近五個鐘頭。

黃霑回憶稱,有一場大型節目,

梅豔芳要和羅文合唱一首歌。

晚上八點開始演出,下午三點要彩排。

羅文從三點開始等梅姐,等到了七點五十。

彩排是不可能了,只好即興表演。

黃霑和其他音樂人都為她捏了一把汗。

卻只見,兩人在臺上,羅文怎麼跳,梅姐怎麼跟。

羅文出左腳,梅姐動右腿,羅文抬頭,梅姐昂首,配合得天衣無縫。

一首歌下來,全場掌聲雷動。

經此一事後,黃霑稱:

「她的天分真是深不可測。」

「我們在台下不禁要罵自己杞人憂天了。」

梅姐遲到,反叫音樂人反思要罵自己。

堪稱寵愛之至了。

黃霑合作過一代又一代的歌星,

能讓霑叔口中說出「有天分」三個字的人卻並不多。

許冠傑、羅文也不過是「優秀」而已。

譚校長在霑叔眼中簡直是「一般」了,錄歌跑音是常事。

但譚詠麟會一遍接一遍地錄,直到大家滿意為止,從無怨言。

這種勤奮又讓黃霑感動。

相較于勤奮,霑叔無疑更喜歡「有天分」。

錄兩遍就能收工,第三遍時已經完美。

接下來就是喝咖啡聊天,計畫晚上去哪吃飯。

碰到這樣的歌星,音樂人實在很難不去寵愛。

省時省心,既快又准。

但這樣的歌星又真的不多,

貌似也只有梅豔芳和哥哥張國榮了。

這兩人都是值得被寵愛的。但梅姐又和哥哥不同,

張國榮出道之初,還苦熬了數年。

梅姐卻是從出道,

從踏入「華星娛樂」舉辦的第一屆《新秀歌唱比賽》的舞臺開始,

就一路被寵愛至今。

02、

1998年,在「輝黃」真性情演唱會的現場,

梅姐作為助唱嘉賓,

以一首顧嘉輝作曲,黃霑填詞的《心債》開場。

轟動全場的同時,也勾起了黃霑諸多回憶…

「我第一次見她,我們一群寫歌的音樂人,馬上驚為天人。」黃霑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