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豔芳有多受寵?「三大詞匠」輪番填詞,去世後黃霑寫千字悼文!

01、

「她只要求我們寵她。愛她。

這我們全做過了。

此後,我們會記得,

香港出過位娛樂圈奇女子。

她的名字,叫梅豔芳!」

——黃霑

這是黃霑在梅姐去世後,寫得上千字悼文的結尾。

霑叔蓋棺定論得很準確,

「她只要求我們寵她。愛她。這我們全做過了。」

的確如此。

試問,在香港這樣一個凡事都講求效率的社會中,

有誰會允許對方工作時遲到呢?

那要看對方是誰了?假如是梅豔芳的話,

可以。

甚至全圈都達成了共識,

「等阿梅」是同梅豔芳合作開工的例牌工序。

梅姐遲到,並不是晚到一會兒。

一遲就是五六個小時,或七八個小時。

而且,不管對方是誰,大哥成龍的劇組同樣如此。

多少紅透半邊天的女星,因為個性,在成龍的劇組裡翻車。

成龍工作起來,是不看對方名氣、咖位有多大的,因為再大也沒自己大。

但對梅豔芳,這位大哥卻是心甘情願地等。

黃霑很好奇,問成龍:

「你怎麼能容忍她這種習慣呢?」

「都習慣了。」成龍答道,

「用阿梅,就要準備等,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人用呢?因為她好,因為她值得!」

拍戲叫成龍等,唱歌呢?

曾讓前輩羅文苦等近五個鐘頭。

黃霑回憶稱,有一場大型節目,

梅豔芳要和羅文合唱一首歌。

晚上八點開始演出,下午三點要彩排。

羅文從三點開始等梅姐,等到了七點五十。

彩排是不可能了,只好即興表演。

黃霑和其他音樂人都為她捏了一把汗。

卻只見,兩人在臺上,羅文怎麼跳,梅姐怎麼跟。

羅文出左腳,梅姐動右腿,羅文抬頭,梅姐昂首,配合得天衣無縫。

一首歌下來,全場掌聲雷動。

經此一事後,黃霑稱:

「她的天分真是深不可測。」

「我們在台下不禁要罵自己杞人憂天了。」

梅姐遲到,反叫音樂人反思要罵自己。

堪稱寵愛之至了。

黃霑合作過一代又一代的歌星,

能讓霑叔口中說出「有天分」三個字的人卻並不多。

許冠傑、羅文也不過是「優秀」而已。

譚校長在霑叔眼中簡直是「一般」了,錄歌跑音是常事。

但譚詠麟會一遍接一遍地錄,直到大家滿意為止,從無怨言。

這種勤奮又讓黃霑感動。

相較于勤奮,霑叔無疑更喜歡「有天分」。

錄兩遍就能收工,第三遍時已經完美。

接下來就是喝咖啡聊天,計畫晚上去哪吃飯。

碰到這樣的歌星,音樂人實在很難不去寵愛。

省時省心,既快又准。

但這樣的歌星又真的不多,

貌似也只有梅豔芳和哥哥張國榮了。

這兩人都是值得被寵愛的。但梅姐又和哥哥不同,

張國榮出道之初,還苦熬了數年。

梅姐卻是從出道,

從踏入「華星娛樂」舉辦的第一屆《新秀歌唱比賽》的舞臺開始,

就一路被寵愛至今。

02、

1998年,在「輝黃」真性情演唱會的現場,

梅姐作為助唱嘉賓,

以一首顧嘉輝作曲,黃霑填詞的《心債》開場。

轟動全場的同時,也勾起了黃霑諸多回憶…

「我第一次見她,我們一群寫歌的音樂人,馬上驚為天人。」黃霑稱。

那是華星娛樂舉辦的第一屆歌唱比賽,

顧嘉輝是評委會主席。

黃霑和「巨肺天后」甄妮都是這次比賽的評委

那天是整個比賽的總決賽,

17歲的梅姐穿了件似裙似褲的歌衫出場。

青春洋溢的臉上,又帶著一絲剽悍,看起來信心十足。

黃霑在心中忍不住贊道:

「哈!很有信心,鎮得住台呢!」

(黃霑過後才知道,4歲就登臺的梅姐,那時已有十幾年的舞臺經驗了。)

音樂響起,梅豔芳開口了。

是當紅歌星徐小鳳的名曲《風的季節》。

黃霑回憶稱,她一開口,

聲音深沉,和她的年紀極不相稱。

但她嗓子的共鳴很好,節奏感簡直一流,感情濃厚,咬字很清楚。

這無疑已經符合歌星的最高條件了。

已聽入迷的黃霑翻開手中的資料,

上面赫然寫道

「一九六三年出生」。

「這麼年輕,功夫就這麼好,這分明是個天才嘛!」黃霑內心道。

唱完後,評委打分。

黃霑在每一欄都填上了十分,

一共五欄,黃霑給了50分,滿分!

「你給多少?」黃霑問一旁的主席顧嘉輝。

顧嘉輝道:「四十九。」

「我本來想給滿分的,但藝術沒有滿分,只好扣她一分!」

「輝黃」演唱會上,已是十足天后的梅豔芳,

現場對這兩位前輩,鞠躬表示感謝。

一向對音樂嚴苛的顧嘉輝在臺上補充道:

「我當評委這麼多年,從未給過這麼高的分。」

梅姐還未出道,就已經這般受寵愛了。

演唱會上,梅姐以《心債》開場是別有用意的。

因為《心債》是梅豔芳簽約華星後,推出的第一張專輯。

主打歌自然就是同名的《心債》。

封面上的梅姐一頭卷髮,表情倔強,卻不失童貞稚氣。

值得一提的是,梅豔芳出道的第一張專輯,

就是「輝黃」聯手的作品。

唱片的製作人,也是華星的金牌製作人: 黎小田。

真是萬千恩寵于一身。

梅姐自身又天分極高,這首《心債》想不火都難。

難怪歌曲剛被推出,便登上了「中文金曲」第43周的冠軍寶座。

「重重心中癡債,原是欠下你一世,無限無盡愛在我心底…」

在幽怨、深沉的歌聲中,

又誕生一位新星,她名字叫梅豔芳。

03、

如果說在《心債》專輯中,

鄭國江填詞的《日夜懷念我》還只是綠葉的話。

那麼,接下來,讓梅姐紅遍全港,轟動東南亞的音樂人。

則非另一填詞巨匠鄭國江莫屬了。

當時,華星唱片雖然簽了梅豔芳八年,

但一開始並沒有想好該給梅豔芳怎樣的定位。

《心債》這張專輯算是投石問路。

大獲成功之後,公司才發覺,

原來她更適合唱幽怨的歌曲。

而鄭國江的詞風,又和這一風格不謀而合。

所以,1983年,為梅豔芳推出的新專輯《赤色梅豔芳》中,

雖有黃霑、鄧偉雄、黎彼得這些詞人的加油助力,

但主要詞人,公司選的卻是鄭國江。

在梅姐這張專輯中,鄭國江獨攬四首歌曲。

其中就包括主打歌《赤的疑惑》。

《赤的疑惑》改編自山口百惠的歌曲《ありがとうあなた》,由都倉俊一作曲。

是一首典型的日曲中詞的作品。

買來日曲,填上中詞,是當時唱片公司慣用的一種方式。

不過,並不是每位歌手都能獲得公司這般寵愛。

只有當公司要力捧的一位新星,

必須要讓她紅時,才會出此「下策」。

因為這些「日曲」的單價,

不知要比香港本地作曲人寫一首曲貴上多少倍。

好處就是,這些歌都是在日本樂壇位居的榜首的名曲。

已經歷過市場的篩選,質量大都有保證。

而且,日曲創作多採用六音音階,

更適合中國人的耳朵。

一般來說,只要公司施展出這個招數來,都可以如願以償。

更何況這次力捧的新星是梅豔芳。

一首《赤的疑惑》讓梅姐第一次登上了「十大中文金曲」,

和「十大勁歌金曲」的舞臺。

也在同一年,丟掉了「徐小鳳第二」的包袱。

鄭國江為梅姐寫的另一首金曲,

是電影《似水流年》的同名主題曲《似水流年》。

準確來講,

梅豔芳被人普遍接受的形象就是從《似水流年》這張專輯開始的。

雖然歌曲的風格仍帶有一絲幽怨,

但從專輯的封面來看,梅姐與之前已全然不同。

形象設計師劉培基把她包裝成了「男兒漢」的樣子。

西服、領帶加墨鏡,一頭幹練的短髮,簡直不要太酷。

在梅豔芳的事業上,

《似水流年》是極為重要的一個轉捩點。

因為《似水流年》的下一張專輯就是《壞女孩》。

再下來就是《蔓珠莎華》…

到此,梅姐已完全擺脫了幽怨女人的風格,

開啟了屬于她的時代。

04、

香港三大填詞巨匠:黃霑、鄭國江和盧國沾。

最高冷,特立獨行的莫過于「盧大俠」盧國沾了。

然而,就連「盧大俠」也為梅姐寫過歌。

竟然還是情歌。

82年,盧國沾在香港音樂界掀起了一場「非情歌運動」。

盧大俠身先士卒,和情歌勢不兩立。

然而,只兩年後,盧大俠竟親自執筆,

為梅姐和哥哥創作了一首:《緣分》。

還是合唱的情歌:

「你我相隔多麼遠

哪年哪天可相見

那處境可會改變」

高冷的大俠,遇到梅姐,竟也變得多情善感起來了。

梅姐不止讓前輩寵愛,新晉音樂人對梅姐同樣如此。

有一次,梅豔芳對滾石唱片的金牌音樂人小蟲講:

「蟲哥,我可不可以晚上10點以後就不錄音了。」

小蟲問道:「是每天嗎?」

「是,每天」梅姐答道。

小蟲一臉無奈,內心應該在想,不能仗著自己是天后就耍大牌啊。

最後還是勉強同意了。

結果,梅姐這次卻很準時,

一到十點就摘掉耳機走了出去。

躲在牆角,小鳥依人一樣的打電話。

後來小蟲得知,原來梅姐戀愛了。

對方在很遠的地方,因為時差,只能在十點左右時談情說愛一下。

小蟲連續看了兩三天,很感動。

一向雷厲風行的天后,這個時候忽然變成了一個小女孩。

愛情的喜悅和甜蜜,觸動了這位音樂人,

靈感爆發,為梅姐寫了一首歌。

歌的名字就叫《親密愛人》。

梅姐曠工處對象,受到的懲罰竟是又多了一首金曲…

早在1990年,梅豔芳就宣佈退出竟奪音樂獎項。

然而,卻擋不住電臺電視對梅姐的寵愛。

各大電臺、商台總會想盡辦法、甚至巧立名目要頒獎給她。

什麼「致敬大獎」、「銀禧榮譽大獎」、「最高榮譽大獎」…總歸都是榮譽獎,不是競爭獎。

值得一提的是,

這裡還有「十大中文金曲」獎中的最高榮譽「金針獎」。

1998年以前,金針獎的最年輕得主還是37歲的許冠傑。

以後則變成了梅豔芳。

因為梅姐獲金針獎時,只有35歲。

(金針獎是類似于電影界「終身成就獎」的獎項)

電臺的「寵愛」,可見一斑。

05、

03年底,梅豔芳逝世,被媒體贊稱為 「香港的女兒」。

「女兒」註定是要被寵愛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