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班「十三太保」的大師兄,以打架聞名,因江湖義氣與張徹決裂~

1968年,張徹執導的《金燕子》公映,票房一度打破去年《獨臂刀》創下的百萬記錄,既叫好又賣座,轟動一時。

電影裡最吸引觀眾的並非片名中的女主角「金燕子」,而是以一襲白衣跨馬飛奔出場的「銀鵬」。

這自然是張徹有意為之的結果。

為進一步捧紅自己的「契子」,戲的分量上有所偏向不說,張徹還親自為男一號銀鵬題詞,鏡頭下充滿著張徹寫的大字:

「瀟然一劍天涯路,鵬飛江湖,九霄雲高不勝寒,關山萬里,棲息何處?…」

大字之下有一小小的白衣人握劍獨立,與詞意劇情融為一體,瀟灑非凡。

此人便是:王羽。

《金燕子》劇照

01、少年以打架聞名,簽約邵氏,酬金不夠跑車的油錢

王羽原名王正權,在上海出生,自小喜歡打架。小學四年級時開始學習北派武功,這是一門建立在力量基礎上的武藝,與王羽高大魁梧的體形不謀而合。

在上海時,王羽已是游泳運動員,來港後參加比賽,曾一舉拿下三個冠軍。不過沒多久便因為打架被游泳隊開除了。

王羽游泳技術之好,在香港眾人皆知,以致于成名後媒體紛紛猜測王羽是游水至港的(偷渡)。

王羽

王羽被開除的同一年,恰巧邵氏在挑選男演員,這是由張徹組織的一場大型招攬活動。

當時張徹還不是什麼大導演,只是一位名不經傳的小編劇。年過四十的他一心想改變香港「重女輕男」的影壇面貌,摒棄之前過于「陰柔」的電影風格,計畫籌備硬橋硬馬具有「陽剛」之氣的動作電影。

那會兒的動作電影大都由粵語「殘」片發展而來,以舞臺京劇為基礎,一切打鬥都是翻跟頭和劈叉,最後亮個相就算打完了。

粵語「殘」片

這和張徹想象的動作電影相差甚遠,敵人洶湧而至,又翻跟頭又劈叉的,不正好把自己的弱點暴露出來了。

張徹講究打鬥的實用性,一招一式都要有板有眼,有跡可循。

所以當王羽面試時耍了一套燕青拳和雙刀後,立即被張徹選中,與邵氏簽了八年合同。

王羽簽約邵氏時

簽約邵氏後的王羽並沒有想象中的一夜成名。邵氏給新人的待遇是月薪二百塊港幣,還不及外面保姆工資的一半。

王羽簽約後的十幾個月裡一次都沒有去邵氏領過工資,因為兩百塊還不夠他敞篷跑車一個月的油錢。那會兒王羽的父親在香港擁有三家麵粉廠,他是典型的富家子弟。

李小龍、王羽

1966年,王羽終于接拍了電影《虎俠殲仇》,當時張徹招攬演員便是打著拍這部戲的名號。

之所以拖到現在並非張徹不勤快,而是張徹等導演的機會就等了兩年。即便是這次,在邵氏也是以武俠實驗片立的項,意為拍得不好就要被燒掉。

第一次拍武俠片的張徹,一切講究真實性。之前戲曲裡那些套招、花拳繡腿統統不要,一上來就要拳拳見肉。

所以王羽在戲中和羅烈都是真打,兩人每天收工都被對方打得鼻青臉腫。

鄭雷、羅烈、王羽

道具上張徹也力求真實,要真刀真槍。當時王羽的一把刀有十公斤重,對手羅烈的流星錘也有七八公斤。讓還是新人的王羽望而卻步,這要打起來稍有偏差就得出人命。

而且這麼重拿著都困難,更不用說舞出花樣。後來道具師劉安建議在木頭外面裹上橡皮再噴漆,然後製成想要的各種兵器。

這樣一步一步的摸索下,王羽的也是張徹的第一部武俠片終于拍完了。《虎俠殲仇》上映後賣了四十多萬,這在當年已是前幾名的好成績。武俠片就這樣從無到有的成了。

《虎俠殲仇》劇照

那會兒還沒有張家班一說,只是一群年輕好動、孔武有力的新人們組成的武俠實驗班,由張徹帶領,整天在邵氏的後山上打來打去,練習各種兵刃。王羽、羅烈、鄭雷都在其中。

一直等到第二年《獨臂刀》的上映,武俠片才算真正闖出了名堂。當時香港正在鬧暴動,電影院根本沒人去。《獨臂刀》的橫空出世,造成不小的轟動,竟賣出了一百萬的成績。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