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副「墨鏡」和現任妻子結緣;被稱為「票房毒藥」的王家衛帶給觀眾的是極致的藝術!

提起王家衛,就不得不提他那幾乎「長」在臉上的墨鏡。

很多人說他裝,實則不然。

1980年的一天深夜,因為失戀萎靡不振的王家衛,被朋友拉去酒吧喝酒散心。

或許是被失戀刺激到了,微醉的王家衛一氣之下向朋友宣佈:

結果沒過多久,真的有一個帶著墨鏡的女人走進了酒吧。

剛剛還在為失戀買醉的王家衛,突然來了心情,和朋友開起了玩笑:

「那你覺得她屬于哪種人?」朋友滿臉好奇。

「失戀!其實失戀很平常嘛,何必哭成這樣子呢?」此時的王家衛仿佛忘記了剛剛那個因為失戀難過的自己。

沒想到兩人的對話被對方聽到了,女人轉頭微笑,回了王家衛一句:「我看,失戀的人應該是你吧。」

相識是個誤會,但相遇即是緣分,尷尬的王家衛和女人聊了起來,兩個人從印象派電影聊到寫實派,相談甚歡。

臨了,陳以靳把墨鏡送給他,打趣道::「我想你比我更需要這個。」

女人叫陳以靳,後來成了王家衛的妻子,而墨鏡,也成了王家衛的標誌性符號。

01

在王家衛的電影生涯中,母親對他的影響很深。

1963年,年僅5歲的王家衛跟隨父母,離開熟悉的上海移居香港。作為海員的父親為了生活,長期外出,年幼的王家衛和母親相依為命。

在香港人生地不熟,說著吳儂軟語的母親沒有交到太多朋友,本就是電影迷的母親,將電影院當成了精神寄託。

每天下午,忙完的母親會穿上得體的旗袍,帶上小小的王家衛,去附近的影院看電影。

善惡分明的西部電影,魔幻綺麗的奇幻片……不同文化交織的電影院,承載了王家衛的童年,賦予他想象的空間,打磨了他的審美,塑造了他的價值觀。

年幼的王家衛在電影中看到了人間百態,體驗到了愛恨情仇,對這時的王家衛來說,電影是夢,也是生活。

小小年紀就離開熟悉的環境,讓王家衛變得敏感內向,不常與外人溝通的他,直到13歲才學會粵語。

那時,沒人會想到這個羞澀內向、不愛交流的年輕人,日後會成為享譽國際的大導演。

大學畢業後,在牛仔褲商店上班的王家衛,偷偷加入TVB的編導組學習編劇。

在這裡,王家衛遇到了他人生的第一個導師——甘國亮。在他的教導下,王家衛學會了如何寫電影對白。

但電視臺流水線的工作,粗糙的製作,讓王家衛無法忍受。1982年,王家衛離開TVB,踏入電影業。

後來幾年,王家衛在新藝誠做起了編劇,寫了不少劇本,但也只是一個小有名氣的編劇,不需要墨鏡,只需要黑框眼鏡。

1987年,在王家衛煩惱之際,導演譚家明送來了機會,他看中了王家衛的一個黑幫劇本——《最後勝利》,這部電影讓王家衛的編劇事業,有了起色。

但他和譚家明的合作,才剛剛開始。

02

80年代的香港電影業,如同騰飛的香港一樣,如火如荼。為了迎合觀眾的喜好,香港電影業推出了諸多「速食式」電影。

一夜出劇本,一個月出一部電影,在那個年代是常態。

新藝誠的老闆黃百鳴是好演員,也是一個典型的商人,追求利益。

十天半個月寫不出一個劇本的王家衛,很快就被新藝誠「炒魷魚」了。

在那個快速發展的年代,王家衛的「慢工」與香港電影業的「快」格格不入。

儘管因為「慢工」挨了不少罵,但直到今天,王家衛依舊堅持自己的節奏。

藝術品總是需要精心雕琢。

2014年的《一代宗師》,從思考到籌備、拍攝、上映,王家衛花了13年,才交出他覺得滿意的答卷。

最後的成績也證明,王家衛的堅持是正確的。

不過,這時候的王家衛還在煩惱下一份工作。

機緣巧合下,有好友劉鎮偉的擔保,他加入了剛成立的影之傑。

在這裡,他完成了從編劇到導演的轉變。

1987年,王家衛接連寫出幾個不錯的劇本,票房都很不錯,影之傑老闆鄧光榮看出王家衛的天分不止于此。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