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用肉體」換吉尼斯記錄,這些電影人拼的不是演技而是命!

成龍這個名字一直篆刻在香港動作電影的黃金時代中。

作為香港動作片的領軍人物之一,他無疑為中國動作片發展提供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而特技動作演員出身的成龍,一直堅持不用替身。

再大的動作場面都是親自上陣。

這樣敬業的態度也讓他遍體鱗傷。

手臂、脊椎、頭和腿,在成龍身上,你幾乎找不到無損的器官。

在拍攝《我是誰》時, 冒著被從「肉體」上消滅的風險,成龍無任何保護措施從高達70米的鹿特丹大廈跳下。

有強風,有慣性,少有差池就會喪命。

幸好有驚無險,最後還入選了吉尼斯世界紀錄。

成龍用行動最好的詮釋了「用命拍電影」。

在影史上也有很多「不要命」的演員,今天就來給大家盤點一下,那些為了拍片「不要命」的電影人。

湯姆·克魯斯

阿湯哥一直是被拿來和成龍比較最多的演員。

甚至在拍攝《碟中諜7》時,傳言阿湯哥因拍攝意外去世。

因為在觀眾眼中,阿湯哥就是這樣一位為了拍電影「不要命」的人。

曾經親自上陣攀爬迪拜塔,跳樓、爬飛機對于這個年近60歲的「老年人」,似乎都是家常便飯。

此前在拍攝《碟中諜6》時,有一場戲,需要阿湯哥從兩棟樓頂「飛躍」過去。

意外發生,阿湯哥沒能跳過去,重重砸在水泥牆上,最終導致腳踝兩處骨折。

拍攝計畫也因此打亂。

斯坦利·庫布裡克

聞名世界的電影大師,代表作有《發條橙》、《2001太空漫遊》和《閃靈》。

作為影史最偉大的導演之一,庫布裡克對自己電影的要求是完美。

所以拍起片也是「不要命」的狠角。

唯一不同,他不要的是演員的命。

在拍攝《發條橙》時,庫布裡克非常嚴苛,為了得到最好的效果,對主演瑪律科姆·麥克道威爾絲毫不手軟。

在拍攝對主演洗腦治療的戲份時,需要將他的眼皮撐開,而庫布裡克也真的這樣做了。

為了保護瑪律科姆,在這場戲裡為主角治療的醫生,現實中也是一名真正的醫生,就是為了防止發生什麼意外。

但即便如此,瑪律科姆也因為在拍攝時,眼皮被撐開太久,眼角膜被擦傷並出現了短暫的失明。

《極盜者》攝製組

《極盜者》上映于2015年,講述一位美國探員潛伏進一個熱衷于極限運動的犯罪團夥,而後與他們產生了深厚的友情,最後放棄探員身份加入其中。

影片的劇情非常簡單,但拍攝卻一點都不簡單。

電影中有大量極限運動場面,其中95%以上都是實拍。

其中包括翼裝飛行、山地摩托、高空跳傘、徒手攀岩和極限衝浪等極限運動。

其中高空跳傘時,一共有五位特技演員,4位出鏡表演,另1位負責拍攝。

這要求跳傘者們不僅要兼顧安全問題,還得確保拍攝的完成度,對于特技演員和攝影師都是極大挑戰。

影片上映時還一度傳出在拍攝期間有三人喪命,但是這三人只是在影片製作期間去世的,與電影的拍攝並沒有關係。

雖然最終票房口碑雙雙撲街,但本片的拍攝難度和危險係數,在電影史上都是頂尖的水準。

傑森·斯坦森

作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動作片演員之一。

傑森·斯坦森在影片中也多次上演驚心動魄的動作場面。

而在現實中拍攝《敢死隊3》時,就給劇組上演了一次驚魂之旅。

在拍攝一場飛車戲份時,原本傑森·斯坦森需要跳車然後開槍掃射,結果車子刹車失靈,直接連人帶車沖進了黑海。

正當劇組準備展開救援時,他卻自己遊了回來。

因為傑森·斯坦森在從影前是職業跳水運動員。

要是換成別人,估計凶多吉少。

巴斯特·基頓

這個名字可能很多人都不熟悉,基頓生于1895年,也就是電影發明的那一年。代表作有《福爾摩斯二世》、《將軍號》等。

基頓被認為是影響電影發展的重要人物之一。

基頓一直崇尚真實的影像,而他自己也出身雜耍演員家庭。

所以在那個電影技法還不夠成熟的年代,很多戲份都是基頓親力親為,包括危險的動作戲。

看似簡單的戲份,在那個年代來說,都是需要演員冒著生命危險去完成。

在《福爾摩斯二世》的一場戲中,基頓掛在水管出口,由于他想創造更多的緊張感,便決定從水管放水以達到更刺激的影像。

而突然噴湧而出的水流,一下子衝擊到基頓的背部,對他造成了嚴重的傷害,使基頓常年患有偏頭痛。

即便這件事也多年後基頓去看病時,醫生幫他診斷得出的結論。

可見在拍攝時,基頓完全沒有考慮到安全問題。

雖然基頓更多讓人記住的是他開創的導演技法,但是作為一名演員,他也是成龍為數不多的偶像之一。

成龍也在自己的影片中多次致敬自己的偶像。

在《船長二世》的一場戲份中,基頓站在一面牆後,牆壁順勢倒下,不偏不倚穿過基頓。要知道如果基頓的位置如果有一絲偏差,後果將不堪設想。

而成龍也在自己的電影中致敬過這個橋段。

其實,與其說這些演員們「不怕死」,背後更多的是他們對于拍電影敬業的態度。

為了拍攝出更真實的影像,拒絕使用「不真實」的後期技術。

這也是部分電影人的初心,還原世界最真實的樣貌。

或許CG技術已經主導了整個影視行業,但是真實的呈現客觀事物總是比虛假的技術手段多一些生活的味道。

就像商業大導克里斯多夫·諾蘭在拍攝電影時不愛用特效,竭力要求用實景拍攝。

在拍攝《蝙蝠俠:黑暗騎士》時,小丑引爆了一座醫院。

而諾蘭為了真實,就將一座爛尾樓改造成醫院,炸掉了一棟真大樓。

天下電影,唯「真」不破。

正是在影視行業中有這些堅持初心的創作者,去給觀眾呈現世界真實的樣貌,電影這門藝術才擁有了它獨特的穿越次元和時空的光影魅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