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還是天才?詳解杜琪峰燒腦神片《神探》中的所有細節詳解!

港片式微,不可避免。

閉塞的市場,嚴格的審查,文化的失語,壓迫了香港電影人創造力的發展。

無奈之下,只得將時光倒轉,目光回看,來到2007年的香港,壯士暮年的銀河映射。

杜琪峰的腦袋,韋家輝的手

07年初,在外漂泊3年「回家」的韋家輝與老搭檔杜琪峰一拍即合,決心拍一個天才瘋子的故事。

于是,這部驚世駭俗的燒腦神作 《神探》就此誕生。

第一部分:失蹤的槍

時間回到5年前,故事的男主角 陳桂彬(劉青雲),是香港西九龍重案組的一名員警。

因具有異于常人的破案能力,他被人稱為 神探。

神探陳桂彬

神探有看到別人心中的 「鬼」的天賦,同時也能通過還原犯罪現場的方式來破案。

當初出茅廬的警員 何家安(安志傑)來向他報導之時,神探第一次展露了他的能力。

何家安

他將自己代入成罪犯,模仿殺人現場,並以受害人的身份鑽進行李箱,讓何家安推他下樓。

短短幾分鐘,兇手身份便已確定,喊話抓人,再破奇案。

電影開頭就已經說明瞭第一個關鍵點:陳桂彬查案是不用看到鬼的,只需要代入行了。

畫面切換,轉眼到了局裡老警司退休的時候。

眾人紛紛送上禮物,就連陳桂彬也不例外,他當場割下了自己的耳朵,送給了警司。

隨後電影進入正題,時間來到了陳桂彬被辭退的5年後。

警員 高志偉(林家棟)和王國柱二人在追捕一名偷井蓋的南亞人時,意外迷失在樹林中。

一番追捕過後,高志偉平安歸來,而王國柱和他的配槍卻神秘失蹤。

在隨後的數月裡,發生了三起搶劫槍殺案,而子彈的來源,卻顯示是失蹤的王國柱的配槍。

警方一頭霧水,沒有指紋,沒有線索,更找不到兇手。

第二幕:鬼的出現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缺陷,這類似七宗罪。

高志偉有,陳桂彬有,何家安也有,只不過有些人藏得深,有些人藏得淺。

于是為了更好地適應這個社會,人性格中的缺陷會被放大,演化成鬼,原有的人格卻會被拋棄。

而神探,則可通過相關的情景找回原有的人格,這是本片的第二個關鍵點。

所以當何家安帶著失槍案來找陳桂彬時,我們能看見陳桂彬身邊並不存在的妻子 「張美華」。

美華一直關心,照顧著神探,神探運用他的天賦的時候,美華指責他說沒有人看得見,讓他不要多管閒事。

陳桂彬真正的妻子,早就和他離婚,現在看到的張美華,是被遺棄在陳桂彬身邊的原有人格。

之後,何家安帶著陳桂彬回到警局,開始調查案件。

他們一路跟蹤著嫌疑最大的高志偉,並從他身上看到了7個鬼。

具象化的七個人格

在餐廳吃飯的時候,高志偉變成了他性格弱點中那個貪婪膽小無知的肥仔,面對何家安的盤問,他滿臉大汗,渾身顫抖。

這時,7個鬼中代表智慧和冷靜的女人站了出來,掌握了主導權,理智地回答了何的問話。

而這一切,全都被陳桂彬看在眼裡,于是他趁高志偉上廁所的時候,故意尿在他的身上,來測試高的反應。

沒想到卻被鬼中代表兇殘和憤怒的男人暴打,甚至要開槍殺死他,其他鬼卻在一旁拉著男人,高呼不能開槍。

7只鬼的糾纏,象徵高志偉內心鬥爭的變化,而不能開的槍,也應徵了神探對于高的懷疑。

第三幕:人格原罪

被暴打之後的陳桂彬纏上了厚厚的繃帶,逐步開始查案。

他與何家安來到王國柱失蹤的那個樹林,當陳桂彬讓何把自己埋在土裡,代入案情時,何家安提出了相同的要求,他也想試試。

這裡同樣證實了神探只需要代入就可以查案的天賦,他已經知道高志偉就是兇手,現在只是在尋找證據,分析原因。

陳桂彬勸說無果,在將何家安埋進土裡後,他碰見了迷失在山林中的高志偉的原有人格。

良知被遺忘在山林

原來,在抓賊那晚,高志偉遺失了自己的槍,並被小偷撿到。

員警失槍是大過,他央求王國柱不要上報,可後者不聽。為了前途,高志偉打死了王國柱,拿了他的槍,回到警局,篡改了編號。

一瞬間變成膽小肥仔的高志偉

偷錢,掉槍,又殺了人,所有的壞事都讓他碰上了,不是高原來就有7重人格,而是環境逼著他生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鬼。

隨即,陳桂彬拿著何家安的配槍和警官證,獨自離去,而何家安卻被他忘在了坑中。

半晌之後,可憐的何家安從坑中灰頭土臉逃出,環顧四周,不見陳的身影,恐懼慢慢浮現,他開始動搖,心中的鬼嶄露頭角。

第四幕:布下迷局

瞭解真相的陳桂彬心生擔憂,他前往高志偉所在警局查探。

翻箱倒櫃之後,看見了抽屜裡卷的整齊的錢和衣櫃裡南亞人的身份檔案,他再度回到叢林,將自己埋入土中。

這次,他看見了一切,看到高志偉布下陷阱,看見他殺了一個小孩,搶走了他的槍。

而當一無所知,心神不寧的何家安踏入高志偉的局中,被打翻在地,用槍指著腦袋,他再也受不了了。

他本性的弱小走了出來,變成了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他說他好怕,他後悔了。

何家安性格缺陷的具象化

原來的何,弱點性格是一個軟弱的小孩,只不過之前的環境並沒有讓他顯現出來。

而在何家安問神探自己有沒有鬼的時候,神探不說話不是因為他沒有看到何家安的鬼,而是他知道即使現在沒有,將來也可能會有。

也正如他所想的,當二人再次見面時,神探沒有看見何家安,而是看見了他預見中那個被高志偉槍殺的孩子。

這時,他才知道,何家安就是那個小孩,高志偉搶他的槍,殺他,是為了複雜化案件。

所以,為了保護何家安,陳桂彬沒有把槍還給他,而是開車離開了。

離開之後的陳桂彬碰見了他離婚多年的前妻,現實中真正的張美華。

神探眼裡的妻子

但在陳的眼裡,現實中的張美華已經變成了一個醜陋自私的女人,不顧他的感受,只會利用他破案。

張沒有演化出其他的鬼,只是她的弱點性格和原有人格無法並存,所以她最終選擇遺棄了自己的原有人格。

她知道,跟著陳,自己的前途也會被毀,于是心中的「自私」讓自己離開了陳。

只有在二人離別的一瞬,張美華的原有人格才掌握了主動權,回頭說了一聲「take care」,隨後冰冷離去。

第五幕:換槍

身心俱疲的何家安回到警局,遇見了自己的女友gigi。

他拿走了女友的配槍,決定再信神探一次,前往警局查證高志偉。

可在高志偉7個人格的完美配合之下,真相完全被掩蓋,槍支編號也沒有錯誤。

何家安崩潰了,徹底變成了心中那個瘦弱的男孩。

高志偉帶著這個男孩去找南亞人,同時陳桂彬也在趕來的路上。

黑暗狹窄的屋中,四方對峙,大戰一觸即發。

子彈傾瀉而出,煙幕火光四射,玻璃破碎,血流成河。最後的生還者,只剩下何家安一人。

影片的最後8分鐘,[高·潮]登場。

面對殘局,何家安如何圓謊,才能保證自己的前途,洗刷嫌疑。

瘦弱男孩退去,新的心魔浮現,何家安開始換槍。

第一次換槍1.南亞人手中的槍放到了陳佳彬手中——這把槍是高志偉的失槍2.高志偉手中的槍到了南亞人手中——這把槍是王國柱的,被南亞人拿來幹了壞事3.高志偉手中沒有槍——他是好人

4.何家安拿著自己和女友的槍

這樣做撇清了自己和女友,但矛盾的是南亞人恰好死于自己手中的槍。

同時,高、陳這兩個好員警怎麼會被何家安與gigi打死?無法解釋,不能成立。

第二次換槍

1.南亞佬手中的槍放到了陳佳彬手中——陳佳彬成了搶警槍,殺人的壞人2.陳佳彬手中槍回到了高志偉手中,物歸原主——高志偉徹底無辜,好員警

如此,南亞人就是陳佳彬的共犯,被陳佳彬滅口。

gigi趕到現場,擊斃陳佳彬,但是這樣依然沒有解決一個問題——何家安的槍為何打死高志偉?

所以,無論如何,高志偉都必須是壞人。

高志偉手中的槍到了南亞人手中——這把是高志偉在樹林中的失槍,僅僅打劫了麻將館,沒有開槍,沒有案件記錄

這樣故事就變成了:高志偉、陳佳彬、南亞人三人成了這一系列罪案的共犯。

那天三人內訌,陳佳彬開槍殺死南亞人,何家安與gigi兩名即時趕到,將兩名餘犯繩之于法。

報告寫好,漏洞填補,何家安立大功,升遷在望。

最終幕

高和何,都是只是普通的員警,只不過一個好享受,一個膽子小。

兩個人在丟槍的時候,都只會想著如何掩蓋自己犯下的錯,而不願意去承擔犯錯的後果。

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和前途,他們不得不順從了自己心中的鬼。

他人即地獄,人性即地獄,自我即地獄。

當人性中不可抑制的惡一步步走近,你是否會丟掉心中那個原來的你。

影片最後想要探討的,不是在糾結換槍結果的合理性。

細節繁多,圓謊很難,不論怎麼換,都難掩真相。而不停換槍的何家安就如同在樹林迷路的高志偉、人人都被自己的心魔捆綁。

韋家輝想要讓我們看到的,不是別人的鬼。

而是身處這汙糟世界的你,該如何審視自身,如何看清自己心中的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