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後再看錢小豪的《僵屍》,發現幕後細節,遠比劇情更精彩!

很多人說電影的劇情很荒謬,原來,人生比電影更加的荒謬!

_____ 《僵屍》

20世紀90年代,香港影壇百花齊放,無論是動作、喜劇、僵屍亦或是文藝片,都使得香港被賦予了 「東方好萊塢」的稱號,其中80年代末、90年代初所興盛的僵屍片,在整個香港的影史發展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自1985年的 《僵屍先生》橫空出世,這部由洪金寶協助旗下攝影師劉觀偉的轉型之作,在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橫掃 2000萬票房,至此香港掀起了一股僵屍熱潮,開創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僵屍片時代。

但可惜的是,隨著暴熱過後的爭相模仿,粗製濫造的僵屍片多不勝數,劇情千篇一律導致觀眾味同嚼蠟,再加上賭片與武俠作品的盛行,僵屍片 極盛而衰、積重難返,1997年隨著一代大家林正英的逝世,僵屍片因多重原因從此走向沒落......

可人總會留有執念,2013年新銳導演麥浚龍,攜錢小豪、陳友、鐘發、樓南光,再闖僵屍題材,正當大家以為僵屍片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時,主創們的態度與作品的質量卻給了我們一記響亮的耳光。

無論是作品一開始的童聲合唱《鬼新娘》、還是錢小豪當年拍《僵屍先生》時留念的老照片,亦或是僵屍片中的各種道具元素,都已擺出了編導的致敬姿態, 明的懷古不多,全是暗藏的致敬,整個故事就在這凝重的氣氛中鋪陳開來,流露出的確是編導與演員們 不肯放下的執念

縱觀《僵屍》整部作品,除了致敬還 夾雜了一絲創新,在日本恐怖大師清水崇的參與之下,本部作品不再是跟風之作,無論是作品的整體色調,還是對雙胞胎姊妹的深入刻畫,都在導演麥浚龍的拿捏之下,顯得那麼得恰到好處。

作品除了大量的恐怖氛圍,其實沉重與悲壯感染全作,從錢小豪背包中出現林正英與許冠英當年的合照開始,本部作品的基調就早已註定。 過氣演員、落魄天師、心術不正江湖術士,甚至連一向以搞笑擔當的樓南光,也不得不以嚴肅的態度呈現在觀眾面前,加上與破爛不堪的大樓、殘破的道袍、泛黃的照片相結合,本片處處彰顯著人走茶涼之景象。

回過頭仔細地想了想,與其說這種沉重的氛圍是為了烘托作品的恐怖氣氛,不如說這是編導們 對沒落僵屍文化的哀悼!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這部號稱香港「僵屍片絕唱」作品的幕後故事!

錢小豪、麥浚龍永遠的遺憾

2011年,麥浚龍正在為《僵屍》劇本奮筆疾書時,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令這一版劇本就此作廢: 「許冠英先生去世了!」

原來麥浚龍之所以要拍攝《僵屍》這部戲,就是為了圓兒時的一個「僵屍夢」,因此才特意找來錢小豪、陳友、鐘發、樓南光、許冠英參演,並且為他們準備了大篇幅的戲份,也算是為當年盛行的僵屍題材,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在這第一版劇本中,電影時長預估在3個小時左右,故事的主線沒有變,但其中還穿插了 三條故事支線

第一條支線:是關于惠英紅家庭的故事,片中已經呈現(雙胞胎女孩與補習老師的故事);

第二條支線:是陳友與他父親的故事,以及最後一趟任務(片中只是一筆帶過,道士父親出任務一去不回);

第三條支線:便是許冠英、樓南光與「過道打傘高腳鬼」之間的故事(惠英紅與錢小豪在過道偶遇的那群)!

2.

前兩條支線故事悲中帶傷,氣氛較為凝重,而許冠英的 第三條支線略帶喜劇的成分在其中,大概的故事與胡歌的電視劇版《神話》相似,這群高腳鬼從古時候都生活在了此處,任時光飛逝一直到了現代,期間就與許冠英發生了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然而,隨著那通電話麥浚龍不得不作出改變,刪減了前兩個故事的同時,也將第三個故事全部刪掉,因為麥浚龍覺得 沒有人可以取代許冠英這名大師

雖然麥浚龍拍攝出了這部僵屍絕唱,圓了自己兒時的一個電影夢,可從此也在心中多了一個永遠的遺憾!

邀請三大主演被拒

1.錢小豪

在麥浚龍籌拍《僵屍》時,第一次邀請錢小豪擔任主角,卻遭其委婉拒絕。

隨後麥浚龍問了錢小豪一個問題: 「和你同期的周潤發、李連杰、張曼玉,都打入了好萊塢,為什麼你還停留在這個位置?你沒有不甘心?」

錢小豪卻表示,僵屍片雖然成就了自己,但隨著這個題材的落寞,自己也漸漸淡出影視圈,「僵屍片」因此成為了他的身上「枷鎖」,他也不想活在過去的影子中,但面對這種境況,說心中沒有不甘是假的,可自己也無能為力。

麥浚龍接著錢小豪的話講:「我自己很喜歡《僵屍先生》,而看到曾經無比輝煌的僵屍片落寞時,心中五味雜陳,因此籌拍這部作品一來是向經典致敬,二來也是圓自己的一個電影夢,但在我心中,能代表僵屍片的僅有三人, 林正英、許冠英、還有就是你,前兩位再無機會合作,唯一能幫助自己的也就只有你了!」

麥浚龍接著說:「 不如,你就借這個機會,敞開心扉,將你曾經失去的,未完成的、不開心的、想發洩的,在這部電影中統統釋放出來。」

或許正是因為兩人的如此交心,加上錢小豪本人對過往的心有不甘,才使得錢小豪接拍了此片,而麥浚龍也沒有令錢小豪失望,他在還原曾經的「港片味道」的同時,也貫穿了錢小豪對于過往人生的唏噓與無奈,也許這部作品不是錢小豪「演」出來的,因為這正是他的人生經歷, 演的也正是自己

2.惠英紅

2012年,導演麥浚龍找到惠英紅,邀請其在片中客串一個角色!

惠英紅聽聞是一部驚悚片,便委婉拒絕了麥浚龍的邀請,可麥浚龍並沒有死心,而是遞給惠英紅劇本讓她看了劇本再做打算。

沒有想到的是惠英紅看完劇本後,突然「回心轉意」同意接下劇本,其最大的原因就是惠英紅在劇本中,看到了自己曾經的「身影」!雖然劇本的主人公是演員錢小豪,可劇本中的故事有一半更像是在 影射自己的人生。

這事兒還得從惠英紅的兒時說起,惠英紅出生于一個大戶人家,全家搬遷至香港時父親遇人不淑,導致家道中落回落, 3歲至13歲時每天靠著在灣仔一帶乞討、做小販為生,繼而無緣校園生活!

幸運的是有一次在影院外叫賣時,遇到了一位名叫 張徹的人,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出演了人生中的第一角色,《射雕英雄傳》中的「穆念慈」,並憑藉該人物成功簽約邵氏電影。

多年後,正當惠英紅覺得得到上天眷顧,人生走上正軌時,邵氏逐漸減產使得惠英紅走入了人生最低谷,更一度令她的情緒陷入低潮,甚至覺得自己不懂演戲,討厭自己討厭所有人。

其實那時候的惠英紅已經患上了抑鬱症,只是她自己並沒有發覺,直到第三年病情愈發嚴重時,她將自己關在家中,並將家裡所有的鏡子都用毛巾遮起了,每天不吃不喝整日以淚洗面,嫌自己是垃圾、沒用......最終幹出了傻事,吃了100多顆安眠藥!

好在惠英紅服藥後致電的朋友,發覺了不對勁,隨即通知了惠英紅妹妹,妹妹破門而入阻止這場「災難」發生,當惠英紅醒來後,看到了眼睛紅腫的妹妹于母親後,才後悔莫及最終在家人的陪伴下才從低谷中走出來。

《僵屍》中錢小豪的故事與惠英紅的人生大致相同,也正是這個原因才導致惠英紅願意嘗試這個自己從未接觸過的題材,這是她直面人生的勇氣,也是對自己往後餘生的鞭策。

3.鮑起靜

2012年,導演麥浚龍找到鮑起靜,邀請她與吳耀漢飾演一對夫妻,在得知是一部恐怖片後鮑起靜直言:「抱歉,我沒演過這個類型(痛下殺手)的角色」

婉拒麥浚龍的鮑起靜回到家中後,女兒問起了面談結果,鮑起靜說:「我推掉了!」隨後女兒走回房間拿出一盤名為 《復仇者之死》的dvd遞給鮑起靜說:「不行,你錯過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先看看這套電影,再決定接不接這部戲!」

就這樣在女兒的慫恿下,鮑起靜看完了這盤dvd,隨後馬上聯繫了麥浚龍,表示願意再坐下來談談。而後再次見面鮑起靜聽完了整個故事,發現原來《僵屍》並不是一部純粹的恐怖片,而是在情懷之中揭露出人性的作品。

鮑起靜作為一名香港老牌的電影人,她在《僵屍》中付出了諸多的第一次,第一次「雙手沾血」,第一次有長鏡頭拍攝(5分鐘長鏡頭),角色類型也是第一次嘗試,第一次和年輕新人導演合作……

雖然鮑起靜曾經也出演過一些驚悚作品,但在片中的人物卻沒有如此這般痛下殺手,這次顛覆性的表演與曾經大多和藹可親的角色相比,給予了影迷諸多的新鮮感,能駕馭住兩中風格迥異的類型角色且毫無違和,這是一名演員的表演底蘊。

鮑起靜在片中的兩個極端情緒,對愛人的愛,以及在痛下殺手時的糾結與無奈,在她穩定沉著、厚積薄發的奇詭演技之下,無疑成為了本片中最奪目的看點之一!

吳耀漢、鮑起靜片場苦練 「粗口」

1.

當時片中有一場吳耀漢與鮑起靜兩人的對手戲。

但在拍攝過程中卻頻頻NG,其原因竟然是吳耀漢和鮑起靜兩位演員, 講不好粗口。

由于演員吳耀漢早年在英國生活,螢幕中的他看似「沒心沒肺」地無厘頭搞笑,可在現實生活中他卻是一個儒雅斯文的人,因此要在片中流利的「爆粗口」對于他來說並非是一件易事。

而演員鮑起靜,早年在做《歡樂今宵》節目的主持時,有一條硬性規定就是「不能在鏡頭前講粗口」,因此長年累月養成的習慣,便造就了她對著鏡頭就說不出口的習慣。

為此,兩位傳統的老藝人,為了劇情只能「閉門思過」,拿著劇本在化妝間練習講髒話,這段場景在讓幕後工作人員目瞪口呆的同時,也成為了吳耀漢與鮑起靜兩位演員從影生涯中難忘的記憶。

2.

片中的「粗口」,其實並沒有攻擊他人的意思,更大的作用在于人物發洩情緒的粗口,因此導演麥浚龍在修改劇本時,特意保留了這些「接地氣」的細節,讓電影不再那麼的「舞臺化」,更加生活化,從而映襯出小人物的命運掙扎。

而麥浚龍為了這個「細節」,也是狠下了一番功夫,當時作品在港送檢時,電檢方還提出過要刪除這些片段,原因是粗口太生活化,講得太流利......

一個奇怪的現象

當時是拍攝一場在樓梯過道抓人的戲份,這場戲拍完後,麥浚龍在看重播時,突然發現門後面,站著 一個披著長髮的人。

起初,麥浚龍以為說這只是一個NG鏡頭,也沒有在意,于是準備再補拍一條,可越想越不對勁,當時在門口處,自己好像並沒有安排人站在哪裡。

但後來麥浚龍轉念一想,覺得這個鏡頭的感覺還是挺不錯的,再加上當時加班加點拍戲大家都很累,並沒有想得太深,便保留了這個鏡頭。

後面拍戲大家也就漸漸忘了這個事情,直到後期麥浚龍在參與剪片時,看到了這個鏡頭,才感到一陣後怕,因為麥浚龍想了許久,都沒有想出來這個長髮人到底是誰,也完全解釋不了這個奇怪的現象,但最終麥浚龍還是將這一段剪進了電影中。

按照麥浚龍所言,這一段發生在樓梯抓人時,那麼就應該是發生在電影的後半段,但我看了兩遍,亮度調成了最高,也沒有發現麥浚龍說的這個鏡頭, 不知道有沒有細心的觀眾看到了,記得發出來看看。

一個難處

在片中有一個叫「小白」小男孩,起初,麥浚龍想的是找一位患有「白化病」的小朋友來出演,一來是他本人對這類小孩十分重視,二來也可以讓人物更加立體,但香港對于這類患者十分保護,因此麥浚龍處處碰壁之後,只能另想他法。

而後,麥浚龍又飛到臺灣去招募,但也是以失敗而告終。

無奈之下麥浚龍只能選擇「特技化妝」來頂替,但這可苦了這位小演員「小白」(原諒我沒找到這個孩子的資訊),「小白」每天要戴三個小時的假髮,為了全身發白,要在全身塗滿白色,眼眉處也要做好各個細節。

同時,在拍攝過程中麥浚龍還特意加上了那句暖心的: 「白色是全世界最漂亮的顏色」,因為在麥浚龍看來,「白化病」患者不應該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與歧視。

作品時長問題

導演麥浚龍最早拍攝出來是 3個小時的版本,但由于一剪送審和各種緣由,變成了 2小時15分鐘的版本(導演剪輯版)其中很多關于梅姨和陳友他們的故事,都相繼被剪掉。

最後上映之前又做了一次二剪,變成了我們看到的港版的 103分鐘

但據導演麥浚龍透露,未來會發佈一部時長為 2小時15分鐘左右的《僵屍》(導演剪輯版),屆時片中的很多細節都會一一展示出來。

「等了好多年了!」

《僵屍》這部作品與其說是 「僵屍片的絕唱」,不如說是一個時代的 「落幕」,麥浚龍以一個半自傳的模式,在錢小豪的第一視角裡,通過他浮浮沉沉的一生,衍生出了電影人對「舊時光」的懷舊與唏噓。

正如作品中所言,「很多人說電影的劇情很荒謬,原來,人生比電影更荒謬!」戲裡戲外的錢小豪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曾經的輝煌,會隨著僵屍題材的慘澹一同消逝。在小豪彌留之際,回望著自己的過去,有無奈、也有不舍,這部作品讓我們的思緒永遠地留在了對那個年代的懷舊唏噓上。

本部作品就如同片名《僵屍》一樣,表達得簡潔有力,看似是對曾經僵屍片的總結與懷念,但在看完這部作品後,你便會發覺他更像是在對這個題材致敬的同時進行創新。

新舊交融,展示出了主創團隊的滿滿誠意,銅錢、紅線、墨斗、羅盤、高腳鬼借道....與清水崇元素相結合顯得cult味十足。

故事原創性足夠且完整,演員表演水準極高,人物符號化處處是戲。明的懷古不多,全是暗藏的致敬,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獨投有緣人。

其實,這些細節不止是導演麥浚龍的一種執念,也是我們對于那個年代的一種念想!我相信主創們的這種念想不僅僅是對老一輩逝世的演員,更是對那個風華正茂的年代。

每當看著片中的陳友與鐘發,便會想起兩人在《僵屍叔叔》的場景,看到樓南光和吳耀漢,總會想到那些極具喜感的片段,錢小豪的僵屍裝與「董天寶的將軍裝」,錢小豪與周潤發、林正英意氣風發的合照,也被麥浚龍巧妙地用到電影裡,亦幻亦真的設置,配上惠英紅、鮑起靜、盧海鵬,令《僵屍》多了幾分「人生如戲」的唏噓,頗具懷舊意味。

尤其是片尾在,當出現「林正英 許冠英 音容宛在」的字幕時,那種落寞與惋惜真的難以形容,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感歎,活在90年代真好,無論是電影、歌曲還是動漫,都堪稱是經典頻出。

回想第一次看僵屍片時,那天天氣很好,我們也正值年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