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星千千萬,憑什麼他是「香港之子」?

說個謎語給你聽,猜猜這個人是誰?一根火柴,兩把手槍,三次情緣,四海縱橫,五金影帝,六幅照片,七龍進化,八星報喜,九菜一湯,十分香港!資深影迷不用停頓,一下子就該知道是誰了,沒錯,就是——周潤發!

江湖人稱「發哥」,是香港影壇永遠的「哥」,而且是個值得迷戀的「傳說」。發哥是說不完的,因為故事太多,我們只能偷點懶,玩點數字遊戲,從一說到十,就當是個名詞解釋吧。

一根火柴

經典的人物形象是能夠建立一種美學的,他的一個動作都能永恆定格,讓不同時代的觀眾效仿成趣。發哥的經典動作和火柴有關,這是他在翻身之作《英雄本色》中的造型,小馬哥身穿風衣,戴著墨鏡,叼著一根火柴。

這身裝扮本不稀奇,但放到周潤發身上,就有了別樣的瀟灑和迷人。同樣經典的動作,還包括鈔票點煙。

《英雄本色》對于港片的意義,對于吳宇森、周潤發、狄龍、張國榮的意義,都有太多可說之處。而對于周潤發而言,它奠定了周潤發在電影界的地位和價值。

作為演員,市場是硬價值,形象是軟價值,得有號召力,得有經典角色,而且二者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的。在此之前,周潤發不是沒有經典角色和好作品,只是市場號召力還未形成,在此之後,他就軟硬兼備,開啟了「雙週一成」的黃金時代。

兩把手槍

因為《英雄本色》太過成功,發哥的不少角色都和小馬哥類似,扮演瀟灑的江湖人物,尤其殺手。在吳宇森的鏡頭下,他手持雙槍,恣意使用子彈,在火光血花中成為暴力美學的最佳代言人。

《喋血雙雄》將這一形象推上巔峰,也是吳宇森至今都難以超越的美學之作,他將暴力拍出了美、拍成了詩,而作為演員的周潤發儼然以槍為筆,以血泊為墨,盡情揮毫,寫出浪漫的殺手之歌和情懷之歌。

美國《娛樂週刊》曾評出電影歷史上「十大最受歡迎殺手角色」,《喋血雙雄》中的小莊排名第八,同時上榜的作品還有《低俗小說》《殺死比爾》《這個殺手不太冷》《尼基塔》《殺人三步曲》等。

槍戰類港片很多,沒開過槍的香港演員只怕沒有,但開槍如此漂亮的,男女都算上,發哥排第二,沒人敢說第一的。

三次情緣

作為巨星,發哥的情侶雖然坎坷,但也不算豐富,沒有那麼多雜亂的新聞和事件,真正確定關係的也就三次。

第一次是和陳玉蓮。

兩個人都是TVB的藝人,而且都有各自的作品和地位,而且心心相印,本來可以修成正果的。但最終還是分了手,原因不明朗,有說性格不合,有說家長反對。對發哥打擊很大,據說曾經要殉情。

第二次是和余安安結婚。

是和陳玉蓮分手之後,和余安安閃電結婚,閃婚之後是閃離,婚姻維持還不到一年,因此這段很不容易被記起來和提起來,余安安後來嫁給李萬祺,育有兩個女兒。

第三次是和陳薈蓮結婚,也是現在的發嫂了。

二人于1987年結婚,至今已經走過30年,沒有子女,一直都是二人世界。既是生活上的最佳拍檔,發嫂也在工作中打點發哥的一切,日子相當甜蜜。陳薈蓮相貌並不出眾,在百花齊放的娛樂圈,能俘獲大帥哥的心,而且一過日子就是30多年,也算是成就了一段佳話。

四海縱橫

《縱橫四海》是吳宇森導演的作品,主演是周潤發、張國榮和鐘楚紅。在這裡不是為了說這部電影,而是說周潤發的演藝軌跡不只在香港,和韋家輝合作《和平飯店》之後,就赴美發展。

開始還是以殺手類形象為主,用他自己的回憶是「不停地打子彈」,還是複製在吳宇森電影中的角色。後來才有了《安娜與國王》中的泰王角色。

近年來,周潤發又和香港導演合作,包括鄭保瑞、王晶、杜琪峰,也成了賀歲檔的一大主力,只是在市場多元的當下,已經和「雙週一成」的時代判然有別,不過號召力如何,就是那個時代的作質量量都無法企及了。

五金影帝

這裡的「五金」不是賣電燈泡、修理工具的意思,而是說發哥最有含金量的影帝獎項共有五座,包括三屆香港金像獎影帝和兩屆金馬獎影帝。

從《等待黎明》開始,周潤發就拿到了金馬影帝和亞太影帝,雖然每次都有提名,但並沒有拿過金像影帝,他很在乎這個家門口的榮譽。所以提名時都穿著禮服參加頒獎禮,結果都是失望而歸。

等到《英雄本色》提名時,他已經放棄希望,直接穿著電影裡小馬哥的那件破風衣。沒想到這次就得到了,他直言「好意外」,還說好遺憾,沒穿得正式點。

此後,他又憑《龍虎風雲》《阿郎的故事》拿到影帝,最巔峰時是憑藉三部電影同時提名,《秋天的童話》《龍虎風雲》《監獄風雲》,他以為《秋天的童話》會拿,結果是《龍虎風雲》。而《秋天的童話》則在臺灣金馬獎上開了花,讓他再次獲得金馬影帝。

六幅照片

說起明星的照片,別想歪了,不是冠希老師的那種。而是說發哥自身是個攝影發燒友,而且拍出來不少有價值的作品。1997年,香港回歸時,在一次大型攝影展上,周潤發的作品以化名參賽,獲得三等獎。2004年,香港三聯書店出版《黑白情懷》,記錄著香港的歷史變遷和風土人情,周潤發入選了六幅照片。

周潤發說自己很享受在鏡頭後面的感覺,可以通過鏡頭觀察世界。而《黑白情懷》也奠定了周潤發攝影作品的一個基調,就是記錄歷史。如同杜琪峰的小品《文雀》一樣,騎著老式的單車,拿著老式的相機,記錄著漸漸消失的香港。

七龍進化

發哥有部電影叫《七龍珠:進化》,其實不算代表作,豆瓣評分也不超過4分。作品眾多的發哥,也不是部部精品,難免也會遇到失掉水準的,包括前幾年準時拜年的「澳門風雲」系列,屬于炒冷飯能串了味道,也是不堪一提的。

在銀幕上一直獨佔鰲頭的發哥,也漸漸減少了鼇頭比例,不那麼霸屏了,時不時也要當配角或者客串。

《獨自等待》中是片尾彩蛋,《黃石的孩子》《諜海風雲》《寒戰2》中也都是戲份不多,曾經的量身打造角色已經變成了泯然眾人,不是發哥的光環沒了,而是黃金時代的光環沒了。

八星報喜

這是發哥的一部喜劇電影,也是喜劇代表作。雖然他以瀟灑殺手的形象見長,但喜劇天分也不遑多讓,表演起喜劇來流暢自如,自成一派。

包括《大丈夫日記》《精裝追女仔》《吉星拱照》,尤其是在《縱橫四海》中,他完全是喜劇搞笑擔當,靠著有趣的臺詞和誇張的肢體語言,製造了不少笑料,讓人開懷大笑,巴不得在螢幕前捏一下他的臉。

即便不是喜劇片,他也能自帶出喜感,比如《監獄風雲》系列,在獄中苦中作樂,那種樂觀和搞怪,被他演活了,給沉重的故事中帶來了輕鬆活力,又沒有讓故事跑題,一笑一怒都是戲。

九菜一湯

有個新聞說,在和郭富城拍片期間,發哥發嫂設宴款待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正好九菜一湯,這體現了發哥很親和的一面。在上綜藝節目的時候,他就說自己愛做捷運、愛運動,遇到粉絲了,不用人家要求,都是主動自拍合影。

十分香港

香港明星眾多,為什麼周潤發被稱為「香港之子」。但從電影的角度來說,他是港片發展的參與者和見證者,他的軌跡和港片的軌跡是重合的。

港片發展中的很多決定性作品,他都有份參與,包括《胡越的故事》的政治探索,《英雄本色》的商業崛起,《和平飯店》的空間隱喻……到他離開香港赴美發展,標誌著港片黃金時代的落幕,是一個時代的終結,那個時代裡的浪漫情懷、商業傳奇、社會縮影都漸漸稀薄,直到產生了「港片已死」的論調。

他個人帶著鮮明的香港印記,無論是電影作品,還是生活哲學,都很香港。年歲漸長之後,又回到香港做著影像記錄。他本人已經是香港記憶的一部分,如今又成了記憶香港的一部分,他和香港如此密切和微妙。這是一個十分香港的人,是「香港之光」,也是「香港之子」,帶著香港的文化血脈,和香港共同榮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