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影:「接不到」商業片的郭富城,與八部被欽點主演的電影

有一種很奇怪的言論。

有人認為,郭富城不被名導青睞,也接不到商業片尤其是大製作。

前面一句話沒錯,此前就講過,郭富城欠缺名導運,職業生涯裡有多部電影是在做新導的試金石。

而後一句話,就出完全是一種臆斷。

如果熟悉他影路就知道,僅1992、1993年兩年初當紅期,郭富城就接下來十部電影,全數商業片。

而若回溯去看。

迄今為止,他起碼有八部電影,被導演或投資方公開欽點為主演。

第一部即1998年的《風雲之雄霸天下》。

在1996年和新導梁柏堅合作《浪漫風暴》後,因為動作戲與演技的雙重出色,更兼以新人姿態令電影票房超過千萬大關,令郭富城得到嘉禾影業高層的關注,而此時恰逢成龍籌畫前往好萊塢,于是嘉禾簽下郭富城,試圖將之培養成新一代動作巨星。

其後找來當時人氣急升的鄭伊健與之組團,兩個正值當打之年的當紅男星,風雲際會。

票房 4153萬,一舉打敗雙週一成奪得年冠。

而此前郭富城因為和嘉禾簽約,不得已推掉與嘉禾有矛盾的大導徐克的電影《順流逆流》。此後又因接戲原則的問題,連續推掉嘉禾為之計畫的電影,雙方關係陷入低潮,直至2001年嘉禾為郭富城開拍《浪漫櫻花》,雙方關係才開始緩和。

這其實是偶像派的天生優勢,加上歌影雙棲的路線,人氣本身極高。

以前也講過,還不必談唱片銷售和演唱會收入,郭富城曾創下寫真集周邊銷量曾連續七年(1991~1997年)稱霸市場的紀錄,每本寫真集銷量均破百萬,1994年即有報導,郭富城寫真集累積抽取的版稅,已經等同其拍攝三部電影的片酬數位。

所以他完全可以拍自己想拍的電影。

一句「不想重複自己」,就令得《風雲2》遲到十年。

這還真是偶像派的任性。

第二部是2006年連莊金馬影帝的《父子》。

2005年的《三岔口》首提金馬即封影帝,驚爆一眾眼球。

甚至力壓梁家輝這種積年老手,很多人將之形容為「亂拳打死老師傅」,回到金像獎,也很讓大樑驚擾了一陣,如果不是「右二律」,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而因為這部電影的表演,那種堪稱極致的情緒張力,給郭富城帶來了一個關鍵的機會。

導演譚家明拒絕了投資方的安排,欽點郭富城出演電影《父子》。

這部電影是郭富城第一次將自己徹底隱藏,令觀眾只看得到角色,堪稱驚豔無匹。

在譚家明導演的點撥下,其表演能力超常越境拔升,可謂一次極限發揮。

直至今天,該片仍然雄踞在其個人代表作的最頂端。

在憑這部影片再擒金馬之前,他接到了另一部電影投資方的邀請。

2006年,電影《父子》橫掃金馬。

在慶功宴上,不但來了林志玲,也有郭台銘捧場。

他過來是為了和郭富城見上一面。

因為他投資拍攝的第一部電影,即由郭富城主演。

第三部,2009年上映的《白銀帝國》。

導演姚樹華是第一次執導電影,但準備功夫做得很紮實,態度也異常認真。

電影獲得了第29屆夏威夷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

以情畫人,乃及時代,該片立意深遠、格局很大,當得起一部精品製作的美譽。

郭富城也是首次嘗試這種有史詩意味的題材。

一邊是末世的飄零,另一邊是不可阻擋的時代洪流,在富可敵國的康家的起落沉浮間,以郭富城飾演的康家三少爺為主線,講述他的情殤與放逐,亦講述票號變遷與時代大勢,視野其實相當宏大,製作亦非常精良,可惜的是略有虎頭蛇尾之嫌。

康三爺經過情殤與生死歷練,終于振奮而宏圖將展時,電影卻戛然而止。

整部影片就如一道巨浪橫空,然後定格,太多東西沒有交待。

頗為讓人扼腕。

第四部是2011年的《最愛》。

這部電影最開始的名字叫《魔術時代》,內地顧長衛導演作品。

安樂影業的江志強老闆向顧導舉薦了郭富城。

演員幾乎全部內地陣容,只有郭富城一個港星。

在拍攝之前,郭富城先花兩個月練了一口陝西話,然後就把所有的時間都交給這部電影,所有的工作安排裡,將《最愛》的拍攝放在第一位。其表演就像一篇精到的文字,深諳起、承、轉、合之妙,精准、自然而又層次分明,兼之思想獨特又別有見地。

尤以片末一場笑著流淚的戲份特別驚豔。

多年後章子怡回憶說,她拍念結婚證書那場戲的時候,不在鏡頭裡的郭富城一個眼神就令她落淚。

這就是好演員深入角色的共情能力,以此可見一斑。

當年郭富城憑該角色提名第28屆金雞影帝,以一票之差惜敗孫淳。

第五部就是橫空出世的《寒戰》。

兩位新人導演驚豔亮相。

他們在劇本創作階段,就確定了「劉傑輝」即郭富城,「李文彬」即梁家輝。

最終結果是電影跳出傳統警匪模式的窠臼,不再糾結于個人與江湖的恩怨情仇,而是轉以「守護」為核,第一次真正正面描述了香港警隊,從而為香港警匪類型電影開創了一條新路。

這其中郭富城的「正」奠定了影片氣質,梁家輝則以「奇」令得電影張力更足。

奪得當年香港年冠,也刷新了港片在內地的票房紀錄,更橫掃次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四年後的系列第二部電影更躍居影史冠軍位置,已保持紀錄五年,依然穩定。

電影的成功有多個因素,就《寒戰》而言,劇本可謂首功,然後是主創團隊的實力,包括兩位導演的籌畫和執導能力、兩位演員的功力以及幕後技術實力的強悍等,這其中兩位主演的特點尤其重要。

他們是香港幾乎絕無僅有、不重複自己戲路的演員。

而在此前,本來另有一部電影會先于《寒戰》開拍,卻因為投資問題被擱置。

第六部,在2011年被擱置的《踏血尋梅》。

2010年,翁子光花了9個月寫完了《踏血尋梅》的劇本,之後通過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HAF),找到了願意出資的安樂影業。但隨後雙方因為劇情和演員陣容出現分歧,導致安樂影業撤資,被擱置三年。

後來翁子光說,「我記得郭富城請我去看演唱會,大螢幕在播《寒戰》的預告。真的不是味,本來我們電影能拍好的,現在為什麼放《寒戰》,為什麼沒有放《踏血尋梅》?」

而從始至終,翁子光都鎖定郭富城出演這部電影裡的臧Sir。

他說「從來沒見過一個電影巨星像郭富城這樣支持和熱愛電影」,更在公開社交平臺上數次表達謝意說,「沒有郭富城,就沒有《踏血尋梅》。」

後來獲得美亞的投資開拍,在此前他還被人騙去寫了兩個劇本,其中一個人還是個大導演,他也參與創作了麥浚龍的《僵屍》和郭子健的《救火英雄》。

2016年,電影橫掃金像,成為金像獎史上唯一包攬演技類獎項的電影。

郭富城首封金像影帝。

接下來的第七部,就是或許可稱「十年最佳」的港片《無雙》。

這部電影的劇本完成于2008年。

莊文強寫好之後就一直壓箱底了,因為沒人敢投資,都覺得風險太大。單飛之後,他重啟了這個劇本,按照原設置,主角是個年輕人,但他突然發覺,劇本對演技的要求很高,一般演員駕馭不了。

在《踏血尋梅》的導演會上,莊導對郭富城說,「郭富城,我們什麼時候來合作一次。」

郭富城當時很開心,但他以為導演只是說說而已,因為兩人認識其實已經很久,但一直以來都沒有真正的深入交集。

而《無雙》這部電影難度在哪裡?除了劇情和人物設計的複雜,莊導也講過,他的劇本是沒有任何形容詞的,只有事件描述。

譬如「燒畫」那段劇本,「李問:真也好,假也好,剩下這一張賣不出去,就是最好的證明,我不幹了。阮文:你不幹要幹什麼呢?難道你要繼續回去畫假畫嗎?李問笑笑看著阮文,阮文:對不起……我。李問用點完香煙的打火機點燃了畫布,畫瞬間燃起來。」

而郭富城的表演,「他先是用眼角的皺紋回應,然後點燃香煙,眼神帶著自嘲笑意,再逐漸褪去,變得冰冷,引燃畫作,眼中已不帶絲毫感情,完全變成了一個陌生人,後退著離去、轉身,跑過街道時,肢體語言的潛臺詞是輕鬆、戲謔和玩世。」

電影在2018年國慶檔逆襲奪得同檔期冠軍,于次年橫掃金像獎。

郭富城演技巔峰之作。

第八部,今年剛拍攝完成的商業大製作《掃毒3》。

這個系列第一部發軔于2013年,由陳木勝導演執導,古天樂、劉青雲和張家輝三線主演。

當年內地票房過兩億,香港年度亞軍,票房成績其實還不錯。

六年後重啟系列,邱禮濤執導,變成劉德華和古天樂的雙雄戲,票房以微弱優勢打破《無雙》紀錄。

但口碑在前作基礎上可謂崩塌。

而就在一眾主創展望第三部的鴻圖時,投資電影的寰宇老闆林小明公開發話,「第三部的個人心水陣容是郭富城、古天樂和劉青雲的組合。」

這是一個明顯的信號,投資方不只要票房,更想要口碑的逆勢翻盤。

繼而該陣容成型,而郭富城更在拍攝期間說自己「追尋一個新的電影角色」。

這是一種演員心境的變化,意味著名利心的徹底淡泊。

從而令電影更加讓人期待。

郭富城並沒有過多涉足電影產業鏈條。

而是安靜去做一個演員。

他與電影的相處模式很簡單,你給我劇本,我給你光芒。

就如業內的周潤發、梁家輝和梁朝偉一般。

或者這就是好演員們的共性。

簡單而純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