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期待恐怖片《靈媒》,泰韓兩位大導聯手,偽紀錄片,真限制級

近期的恐怖片爆款,可謂一部接一部。

前段時間有韓國分段式恐怖片《 怪奇宅》,是典型的亞洲都市怪談,

最近有,溫子仁時隔多年回歸指導恐怖片《 致命感應》,仿佛驚悚邪典版的《腫瘤俠》

而要說到,今年最受期待的恐怖片,莫過于這部《靈媒》。

作為今年最受期待的恐怖片,《靈媒》在韓國本土上映後票房一路飆紅,上映期間一度力壓好萊塢大片《黑寡婦》,並在多個國家和地區上映後斬獲了票房冠軍。

不僅票房非常喜人,該片的口碑也相當不俗,影片獲得了富川國際奇幻電影節的最佳電影獎。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部恐怖驚悚片,該片在韓國和臺灣上映時,片方甚至特意增設了開燈場,影片放映時全程開燈,還會送給耳塞,讓觀眾可以避免過度驚嚇「安心」欣賞。

雖然是片方的行銷策略,但也側面反映了製作公司對影片精彩程度和驚嚇指數,頗有信心。

所以今天迷影君就來聊聊這部備受期待的電影——

《靈媒》

The Medium

《靈媒》是一部泰韓合拍電影。

監製是韓國名導 羅泓軫,他以犯罪片《追擊者》、《黃海》而成名,上一部作品是影響力頗高的恐怖驚悚片《哭聲》,這部《靈媒》由羅泓軫參與編劇並監製。

導演 班莊·比辛達拿剛,是泰國恐怖片領域的大拿,曾拍攝過《鬼影》、《鬼夫》、《鬼亂5》等叫好叫座的電影,是一位名副其實的「鬼」才導演。

因而這部《靈媒》可謂是強強聯合,所以才備受影迷期待。

介紹完背景資訊,讓我們正式進入故事。

電影以偽紀錄片的形式展開故事講述,畫面開始于一段訪談節目。

一個紀錄片攝製組,正在拍攝一部有關靈媒和巫術的紀錄片。

攝製組來到泰國東北部依善地區,一個偏僻的小村落,採訪了當地的靈媒 尼姆

尼姆所在的村子巫風盛行,村民們信奉萬物有靈,人有人靈,物有物靈。

其中善靈會庇佑人們,而邪靈則會帶來災禍。

在當地人的信仰中,最重要的是名為巴揚的神靈,村民們在山谷叢林裡供奉巴揚神的神像。他們相信,巴揚神會附身在一個女子身上,幫村民驅災避難,因此衍生出了靈媒家族。

接受訪談的主角尼姆,就出身于當地的靈媒家族,她們家族世代都會挑選一名女子,來作為巴揚神的靈媒。

不過,尼姆並非從小被選中成為靈媒,她在家中還有個姐姐 諾伊

原本家族選中的是姐姐諾伊作為下一代靈媒,但姐姐諾伊對此十分抗拒,因而拒絕當繼承人,轉而改信基督教。作為妹妹的尼姆因此替補接班,她一開始也不願意,甚至曾數次割腕反抗。

但最終還是順應家族的意願,成了為當地的靈媒。

在當地經常有人找尼姆來治病祛邪,尼姆通過一系列的做法,來治療那些醫學無法解釋的神秘病徵。

比如有個男人在殺了一條蛇後,身體感染怪病,尼姆做法後判斷是因為對方殺了一條蛇靈,因此招來報復。由此可以看出當地人信奉的神靈學說,是建立在因果迴圈的基礎上。

種因得果,善惡孽報。

這種觀念是本片之後所有情節衝突的伏筆。

故事的轉折,始于尼姆前去參加姐夫的喪禮。

驅車前往姐夫葬禮的路上,尼姆在路邊見到了一隻死去的黑狗屍體,讓她感到很不安。

尼姆在家排行老三,除了二姐諾伊外,還有個大哥 曼尼

姐姐諾伊的家庭,這些年接連遭遇不幸, 似乎家族裡的男人都沒法得到善終

姐夫一家,祖父是被人用石頭砸死,他的父親本來經營一家紡織廠,但因經營不善陷入財政危機,為了還債,居然想出放火騙保的辦法,結果因此被抓,最後選擇自盡。

到了年輕一代,姐姐的大兒子邁克,前不久也因交通事故而意外身亡。

姐姐諾伊經營著一家狗肉店,還有一個女兒 小敏

可就在葬禮上,尼姆發現侄女小敏的狀態似乎不太對勁。

原本溫和善良的侄女突然變得情緒喜怒無常,會對人突然發火咆哮,

詭異的是,當天晚上尼姆準備回去就寢時,卻看見帳篷下的侄女盯著前方。

昏暗夜色中小敏的身影顯得格外詭異,而在她面前還有一位盲眼的老太太正與之對視。

尼姆試著呼喊侄女小敏的名字,但她卻全無反應,直到面前的老人離開。

然而第二天,尼姆得知了那位盲眼老太太去世的消息。

接著,尼姆又偶然目睹了侄女小敏的怪異舉止,她似乎在和某種看不見的東西交談。

侄女小敏的詭異舉止,讓尼姆產生懷疑。于是她來到了姐姐諾伊家中,檢查小敏的房間,結果在衣櫃中發現了用來驅鬼辟邪用的法器。

這讓尼姆懷疑侄女小敏可能中邪,因此詢問姐姐諾伊,最近是否發現女兒小敏有怪異的舉止行為,可姐姐諾伊很反感尼姆的鬼神論,讓尼姆不要干預自己家裡的事情。

這時,攝影師在回顧在葬禮上的拍攝畫面時,意外拍下了小敏詭異的舉止。

這些詭異的資訊加在一起,讓尼姆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

這很可能是巴揚神要選擇小敏,成為家族下一代靈媒的預兆。

攝製組得知此事後,對小敏一家也產生了興趣,想要拍下靈媒傳承的過程,因此決定開始跟拍諾伊和女兒小敏的日常。

小敏是一位在當地就業中心上班的小職員,受到母親的影響,雖然知道家族世代都必須由女性繼承靈媒的傳統,但小敏也對這種家族使命十分抗拒。

因為被巴揚神附身的過程會很痛苦,當地人稱之為「 神病」。

只有熬過這種痛苦,才能成為靈媒。

隨著對小敏一家的跟拍,鏡頭拍攝下越來越多發生在小敏身上的不尋常現象。

她開始酗酒,情緒變得喜怒無常,有時暴躁易怒,有時又像個年幼的孩子一樣。

她會不自覺地摳自己的牙齦,直到摳得滿嘴鮮血,

接著她的身體開始出現病變,總是頭痛、身體痛,甚至有時會莫名大出血。

最離奇的是,小敏工作單位裡的監控拍到,小敏曾在辦公室裡和不同男人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小敏自己也開始覺察到自己身體的異樣,她的一天比一天惡化,變得越來越古怪。

到了最後,她甚至出現了自殘行為,想要割腕自盡。

好在被自己的母親諾伊給及時發現,送進醫院搶救。

母親諾伊認為女兒這是被巴揚神附身的徵兆,眼看女兒被神病給折磨得遍體鱗傷,因此打算找一位降靈師,來幫女兒做「 神降」儀式,想要驅走附在小敏身上的巴揚神。

但尼姆卻趕到醫院勸說姐姐打消這個念頭,因為她逐漸意識到,附在小敏身上的未必是巴揚神,畢竟巴揚神是善神,不該如此禍害自己的靈媒。

尼姆一開始懷疑的對象是因交通事故去世的侄子邁克,調查後居然發現——

邁克並非交通事故而死,而是死于自盡。

原來,他和妹妹小敏兄妹兩人居然保持著不倫戀情,但這種關係肯定不會被家裡人同意,因此推斷是邁克自盡後化身邪靈,想要帶走小敏。

但是尼姆來到邁克上吊的樹前做法,卻發現,並非邁克的亡靈作祟。

與此同時,姐姐諾依不聽勸,私自找降靈師為女兒做了神降儀式。

結果女兒小敏突然發狂,打倒了攝影師,還把自己的母親給打得昏死過去,眾人在驚嚇中還沒反應過來,小敏就跑得無影無蹤。

事情鬧到這一步,還是得由靈媒尼姆親自出手。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是要查出小敏中邪的原因。

尼姆再次檢查了小敏的臥室,結果在房間的各個角落發現了很多邪祟污穢之物。

尼姆通過這些邪物展開做法,並逐漸發覺小敏失常背後的真相並沒有那麼簡單。

但這個做法的過程很漫長,因為邪物太多,尼姆只能一個一個的做法,來試出結果。

與此同時,姐姐諾伊和警方對失蹤的小敏展開搜查,但一直沒有線索。

好不容易尼姆這邊的做法有了結果,最終在小敏的祖父被焚毀的廢棄紡織廠裡,將其找到,然而此時的小敏因為嚴重脫水和營養不良,已經奄奄一息。

送到醫院救治後,小敏的身體暫時好轉,但尼姆深知,要想根治問題,必須驅邪。

于是,尼姆再次上山,打算祈求巴揚神附身幫忙,結果卻發現山上的神像的被毀,神像的頭顱裂開,顯然預示著這次驅邪儀式會有很大的危險。

小敏出院回家後,卻再次發狂,尼姆做法暫時制住小敏,小敏從口中吐出一大灘黑水。

但因為小敏體能的邪靈異常強大,導致驅魔儀式失敗,小敏很快又恢復狂暴狀態。

尼姆深知單憑自己無法救治小敏,找到了當地的一位薩滿巫師幫忙,想要合力驅魔。

但薩滿巫師卻看出事情不簡單,他認為, 小敏體內的邪靈不止一個

造成小敏被邪靈纏身的原因,很可能與小敏父親一家祖上所犯的罪行有關。

原來,小敏父親的家族曾在百年前屠殺了很多人,那些冤死的亡靈對小敏父親的家族下了詛咒,令他們的男丁都會早死,也因此小敏的祖父、父親和哥哥,都先後不得善終。

更糟糕的是,小敏繼承了家族的靈媒體質,因而——

她的身體就如同一個能夠吸附邪靈的容器。

偏偏小敏的母親曾經拒絕成為靈媒,這就導致小敏本來是應該被巴揚神附身,結果如今卻被其他惡靈給佔據。

這些怨靈的怨氣聚少成多,竟然吸引了更多充滿怨氣的惡靈,甚至包括一些動物、牲畜的靈體等等,最終在小敏體內形成了一個隨時會爆發的定時炸彈。

如今,這群惡靈已經失控,在小敏的體內群魔亂舞。

薩滿巫師和尼姆兩人商量過後,約定一起聯手驅魔,但需要各自準備一些法器道具。

在這段時間裡,小敏只能被暫時關在家裡,但因為小敏的舉止越來越無法控制。為了監視她的一舉一動,攝製組在其房間裡放了一架攝影機。

透過這架攝影機,紀錄下來小敏被惡靈附身後的種種詭異行為。

她的肢體逐漸變得扭曲,開始吃冰箱裡放的生肉,甚至將家裡的一隻寵物狗給活活咬死虐殺了,最後更想要傷害自己的親人,包括自己的母親和舅舅家剛出世的孩子。

眼看小敏這邊越來越難以控制,姐姐諾依只得再去找妹妹尼姆尋求幫助。

但卻發現無法聯繫到妹妹尼姆,來到妹妹家中,才發現,妹妹尼姆居然神秘死在家中。

醫生也無法解釋尼姆的死因,在當地人的信仰中,靈媒無故而亡,被叫做「 神隱」。

如今靈媒尼姆下線,薩滿巫師只能一個人來完成驅魔儀式。

為了對付小敏體內的邪靈大軍,巫師帶著所有門人弟子開始了一場盛大的驅魔法會。

他們在小敏祖父家的廢舊紡織廠開壇做法,殺牛祭天。按照計畫,薩滿巫師會將小敏身上的邪靈分別請到工廠週邊的弟子身上,然後逐一收伏在法壇中,並將其封印起來。

晚上,儀式正式開始,薩滿巫師先是用符咒將小敏關在自己房間裡,並讓弟子看守。

而他則帶著小敏母親諾伊,來到廢舊紡織廠的法壇,開始跳大神做法,通過做法,讓戴著頭套的諾伊七竅流血,並最終吐出了一灘黑水到法壇中,似乎驅魔儀式有了效果。

另一邊,被鎖在房間裡的小敏,不斷向門外的舅媽哀求,讓對方放自己出來。

守在門外的巫師弟子不允許,結果房間裡又傳出嬰兒的哭聲,這讓小敏的舅媽以為自己的孩子也在房間裡。但其實孩子明明就在她的眼前,由此可見,她已經被邪靈給蠱惑。

事情徹底失控,直接導致這場驅魔儀式變成了一場血腥大屠殺……

這部《靈媒》是一部有關東南亞巫術和宗教的恐怖片。

影片採用偽紀錄片的風格拍攝,此前韓國電影《昆池岩》也是以這種風格拍攝。

比較特別的是影片的創作方式, 電影在拍攝過程中並沒有完整的劇本

編劇羅泓軫提供了劇本的最初概念和初稿,之後又經過導演班莊對泰國當地的巫術靈媒文化,做了大量調查走訪,最終完成了劇本大綱。

而在拍攝時,導演為了追求偽紀錄片式的真實感,只告訴了演員和主創基本的故事走向,所以片中的表演、臺詞乃至攝影師的拍攝,有很多都是主創團隊在現場即興創作發揮的。

電影前一小時的節奏偏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前段時間上熱搜的馬來西亞電影《南巫》。兩者在風格上確有相似的地方,尤其是都在片中非常寫實細緻的,展現了東南亞地區的民俗文化和宗教怪談。

再加上電影採用了偽紀錄片的形式,鏡頭後的攝影師不時會出現與受訪者對話,以跟拍形式深入其中的角色生活。有時鏡頭會貼近主角,有時又會透過門縫或隔著數重簾幕,讓人產生身為旁觀者的跟蹤、窺奇感,因而為影片增加了一層真實感,仿仿佛整部電影真的是巫師和她家裡發生的事情。

本片其實內容尺度不算大,但在臺灣省地區仍然被劃分為限制級,電檢機構給出的理由是因為片中設計的情節恐怖怪異、驚悚暴力,且表現方式強烈,不適宜十八歲以下觀眾觀看。

要知道同期上映的《X特遣隊》也只被評為輔導級,由此可見《靈媒》在驚悚恐怖程度方面非同一般。

電影在後半段風格急轉直下,故事更趨向于編劇羅泓軫的上一部作品《哭聲》,整部電影的主題同樣是探討信仰的崩塌。

整部電影沒有讓鬼怪直接露臉登場,而是用大量生活中的異常事件卻展現邪靈的入侵,片中所有人面對恐怖的邪靈入侵時,那種根本無法抵抗的無力感,讓她們逐漸質疑起自身的信仰。

泰國恐怖片擅長氛圍營造,往往追求一種邪性詭異的奇情感。

影片最詭異的部分莫過于最後的[高·潮],驅魔儀式那場戲,本身驅魔的過程就十分詭異驚悚,而最後當滿臉鮮血的諾伊站起來,微笑滿足地說感受到巴揚神的存在,就更加讓人毛骨悚然。

但接下來的反轉卻讓人猝不及防,諾伊被附身以後將線香倒插,這完全是個瀆神的舉動。很可能暗示了巴揚神本身並非善神,而是邪靈,而諾伊作為背棄過巴揚神的人,自然根本不可能真的得到巴揚神的靈力加持。

所以電影最後的結局,尼姆對著鏡頭徹底崩潰,哭訴說自己根本不確信巴揚神是否真的存在。 原來最絕望的不是面對邪靈的束手無策,而是發現自己一直堅信可以站在自己身後的神靈,可能從來不曾存在過。

不過,以上都是小編個人解讀,可能存在誤讀的情況,因為本片其實就像電影《哭聲》一樣,留下了很多懸念和伏筆,而電影的精彩之處,就在于讓觀眾無法預測或猜到的故事走向。

總的來說,喜歡《哭聲》的朋友可能會非常喜歡這部電影,但反之,可能會覺得電影故弄玄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