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團隊的萬年龍套,苦幹十五年,憑藉《浪客劍心》終于登上日影動作戲第一寶座!

被《怒火·重案》燃到了嗎?

拳拳到肉,原汁原味的港式打鬥。

過癮的同時,有一幕Sir看得也心酸。

甄子丹扮演的張崇邦警官單刷「斷水流大師兄」林國斌扮演的毒梟,從屋頂打到下水道,再從下水道追到大馬路。

一個「成家班」弟子,一個「甄家班」掌門。

以前飛簷走壁,如今步履蹣跚,氣喘吁吁。

那一瞬間,好像他們真的老了。

香港動作片的輝煌變成了餘光。

但它的葉脈早已遠播重洋。

你知道的,《駭客帝國》的動作設計就來自袁和平。

你可能不知道的,另一股力量現在正在風頭上—— 穀垣健治。

香港電影唯一日本武術指導,「甄家班」資歷最老最長的成員。

20年賀歲片《肥龍過江》上線時,甄子丹還請了這位老夥計回來助陣。

商業彩虹屁了一波:他在這行,已經算得上頂尖了。

同時,他又是成龍迷弟。

小時候看成龍的戲,醉拳啊蛇拳啊,直呼牛批,愛了愛了。

從此奮發習武,拿下各種武道比賽冠軍。

狂熱迷弟還千里追星,來香港預約都沒有,直奔嘉禾電影公司求見成龍。

成龍以為只是求合影,爽快答應。

迷弟見到偶像,成功合影,瞬間升天,樂呵呵地合完影才想起……

咦,我是來求他收我入門的啊。

害,那時候香港能打的年輕人太多了,「成家班」更是翹楚。

不意外的,小夥得到了友善的拒絕。

年少氣盛的穀垣可沒灰心,回國苦練幾年,再度殺回香港。

這次他放平心態:只要能拍打戲,哪家公司都行。

拿起電話黃頁,一個個電話打了過去,前後面試200多家公司。

他也接到了一些龍套,幾秒鐘會被放倒那種。

△ 1994年《精武門》

95年,當了幾十次被打的小配角後,他終于讓人瞧見了他的身手。

還是《精武門》,這次他得到了甄子丹的賞識,入駐「甄家班」,一干就是15年。

從《戰狼傳說》打到《殺破狼》。

從空手道到MMA(摔跤術)。

從龍套到動作設計、武術指導。

△《邪不壓正》動作設計他有參與,還得獎了

有時候入戲太深,不小心摔下山坡,眼疾手快地抓住一顆石頭,才不至于釀成慘劇。

打出名堂的穀垣,15年後迎來了出師日。

甄子丹欣慰地告訴他:

你在香港學得夠多了,回去日本吧,去打出你的天下。

回國後的穀垣,很快迎來了證明自己的機會。

日本導演大友啟史正在給自己下一部戲物色動作指導,他想到了參考香港動作片。

在長長的一串工作人員名單後,他發現有個日本名字出現很頻繁。

穀垣健治,誒我看這傢夥可以啊。

一通電話,就打了過來。

來吧,和我一起拍專屬于日本的動作戲吧!

(是不是有點熱血漫開頭內味了)

大友啟史,拍片的口味很雜。

古典味的大河劇他得心應手,一部《龍馬傳》至今名列前茅。

年輕的,他也敢嘗試,比如日本流行的漫改電影。

成績嘛,仍有待提高。

于是,他找到了一個新思路—— 拍古典戲,我在行;拍漫改,差點意思,但受年輕人歡迎;

那下一個項目,取長補短不就行了。

對,就拍古典味動漫《浪客劍心》,學學好萊塢那種拍法。

9年,拍5部曲。

浪客劍心 真人電影系列

るろうに剣心 シリーズ

原作,《少年Jump》超一線作品,《海賊王》連載之前金字招牌之一。

作者和月伸宏也算是《海賊王》作者尾田榮一郎的師傅。

挑戰一個人氣IP,放誰都會有壓力。

更何況,漫改作品,往往不受原作粉絲待見,稍有不慎票房、口碑都會撲街。

《浪客劍心》能在全日本力殺9年。

最後一次院線上映,2周票房破20億日元。

甚至日本有評論稱:

漫改電影都該學學《浪客劍心》。

商業上的成功,足以證明經典IP的價值。

大友啟史打了一把翻身仗。

最正確的一個決定, 把動作戲拍出各種花樣。

《浪客劍心》有個別名:明治劍客浪漫譚。

別在意日本人那點文縐縐,可以叫武士的浪漫,或刀劍的浪漫。

故事浪漫,可怎麼拍呢?

看完了原著之後,導演大友的第一個念頭—— 拍打戲,一定要拍打戲。

《浪客劍心》對于他來說,最合意的地方莫過于時代背景。

明治維新時期,日本走入近代化的開端。

拍古裝題材,他有幾部大河劇經驗,不在話下。

但要把漫畫精髓還原出來,不好辦啊。

很快,他意識到關鍵就藏在作品背景裡。

明治維新,說得直白一點,改革派武裝政變推翻了德川幕府統治。

其中發揮關鍵作用的,攘夷志士。

以桂小五郎(高橋一生 飾)為首的一群有志青年,向著封閉的幕府揮動了反抗的刀。

原作者和月伸宏想畫幕末時期的打鬥戲。

他從小又熱愛劍道,主角的看家本領必然是高超的劍術。

《浪客劍心》有膽—— 要拍出至今為止,大河劇裡沒有呈現出來的刀劍戲。

結果證明,有穀垣的港片經驗助陣,大友導演賭贏了。

《浪客劍心》成為漫改新代表。

其動作戲,成功登上日影動作戲Top1的寶座。

榮譽背後,是穀垣拿出了自己沉澱十多年的功夫。

他要用打戲證明:

都說香港電影完蛋了?

不,我們可是很頑強的

在打戲裡,很多致敬前輩的影子。

官方坦誠,劍心在橋底打鬥這一段,就是致敬成龍的《醉拳2》。

但你細看,更多的是穀垣自己塞的「甄家班」真傳。

比如,甄子丹示范過的淩空交叉腿。

剛力過肩摔。

白刃抵刀鋒。

以靜制動,對抗快刀亂殺。

在《殺破狼》對付吳京的時候用過這招。

穀垣把港片動作戲的范帶到了傳統的日式殺陣戲裡。

沉穩,穩中帶慢的日式刀戟,多了港式連續擊打的快感。

突出的是一個乾淨俐落,節奏迅猛。

不必上特效就擊中觀眾爽點。

出手如砍瓜切菜。

港片裡的打鬥,講酷炫;動漫裡的絕技,也是酷炫。

港片和日漫的精華,在穀垣手裡形成了巧妙的配合。

主角劍心最招牌的漂移步,靈感來自《魯邦三世》的飛車漂移。

然而,有一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種種動作,對演員身體負擔很大。

扮演主角緋村劍心的佐藤健為此也吃了不少苦頭。

即便他玩過街舞,身體柔韌度好,翻幾個跟鬥不在話下。

但高強度打戲,得提前進組,花3個月適應。

更何況,操刀打戲的是穀垣。

時不時就是一個驚險跑酷場景。

在磚瓦房屋頂,即便穿了特製防滑草履,還是摔了一下。

屋頂戲拍完了,地面打戲上也有巧思。

這段來個走壁吧,不用吊威亞那種。

穀垣自己示范一遍,佐藤健自己再練上好幾次。

這種驚險刺激體驗多了,青一塊紫一塊是難免的。

嗯?你問為啥不用替身?

都是男人,專業人能做的我為什麼不行

打戲的精彩,成就了《浪客劍心》的改編。

然而,能延續經典的關鍵—— 讓故事內核不變。

(下方涉及劇透,介意的各位可點到為止,可以先收藏,順便空降評論區送個贊)

《浪客劍心》的核心,除了刀劍,就是劍客緋村劍心。

電影故事要講的, 是一個武士,如何實現自我救贖

這一條線,串聯起來電影五部曲

最初的劍心,是個殺手。

一個為人所用的工具。

江湖別名「劊子手拔刀齋」,專門刺殺幕府的重臣。

伴著月光,他帶著殺意悄然而至。

只聽刀刃出鞘,見人影一閃,下一刻就是見血封喉。

一個,兩個,三個……

砍人對他來說,已經習慣得像砍木頭。

此時的劍心,只知道自己殺掉的是一個個「目標」。

滿手人命,他一點罪惡感都沒有嗎?

不,他會猶豫。

在看到一個武士,喊著還有愛人等我,奮力求生之時。

他遲疑了,頭一次讓對手留下了傷痕。

對于殺生,劍心是掙紮的。

加入攘夷志士時,他的刀法便豔壓眾人。

偏偏一個人都沒有殺過。

促使他揮刀的,是樸素的信念感——推翻幕府,救蒼生,換太平。

所有攘夷志士,都為此目標前赴後繼。

劍心也不例外,他暗殺幕府臣僚,為的就是一點點瓦解幕府勢力。

攘夷志士的群體正義,掩蓋了揮刀的罪惡感。

什麼時候,罪惡感會爆發呢?

當殺手回歸日常的時候。

一個覺得自己不配擁有幸福,不值得被愛的人,也能感受風花雪月的時候。

冷血的殺手,發現自己能找回常人的溫暖了。

看著和眾人一起喝酒的劍心,帶他入門的桂小五郎這麼說:

他內心太純淨,殺人也不會被玷污

但平靜的生活,身份的落差

會讓他迷惘

關鍵的轉捩點,影響劍心一生的女人,雪代巴(有村架純 飾)。

從她來到劍心眼前開始,就預示著悲劇。

她的夫君,是幕府臣僚的侍從,被劍心所殺。(在劍心臉頰留下疤那位)

為了復仇,她接近劍心,假裝愛上他。

或許是希望劍心良心受折磨,她時不時告訴劍心,尋常人家的美好。

後來,兩人遠離塵世,在鄉村田野間,就像尋常百姓夫妻一樣。

我耕地你澆水,我生火你下廚。

習慣孤獨、寒冷的劍客,夜裡有人給他披上了衣裳。

相處中,愛意萌生了。

劍心變了,不經意間笑容多了。

暗中盯梢的仇家也感慨,拔刀齋的眼神判若兩人。

一段因恨而起的機緣,卻引來了愛的附身。

雪代巴,真正愛上了劍心。

同情也好,關心也罷,愛的奇妙,本就不可言說。

兵荒馬亂,朝不保夕的世道中。

偏偏平常日子是奢望。

△ 他指被劍心殺死的丈夫

雪代巴不願繼續參與仇家謀害劍心的計畫,前去阻止刺客首領。

卻誤入了殊死搏鬥的兩人間。

看不見前方的劍心,刀刃揮出,一道血痕迸開。

愛人倒在了雪地上。

巴彌留之際,看著哽咽的劍心,緩緩掏出匕首,在他臉上劃下一道疤。

一聲:夫君,對不起。

這道疤痕,是對上一段情感的交代。

也是給劍心最後的深情。

取而代之的是,劍心立下了不殺之誓,刀刃換成了逆刃。

他用武士最痛苦的方式,封刀,來責罰自己。

全篇最淒美的日式浪漫,在此上演。

明治維新後,活在新時代的劍心,只為扶助百姓而揮刀。

但為什麼,他總是如獨行俠一般。

一個人去對付千人,對付兇狠又強悍的劍客。

每一次遠去,都像赴死。

原來他早有決定,要戰至天下太平。

但愛人死後,他的結局卻不再是歸隱,安享餘生。

而是一心求死,贖盡罪孽。

照理說,死都不怕的人,誰又能贏他呢?

但《浪客劍心》巧妙的一個設計

劍心輸給了對手,同樣是殺人如麻的年輕劍客宗次郎(神木隆之介 飾)。

而打贏對方的關鍵,是學到師門最大奧義,天翔龍閃。

需要置生死于度外,才能學會的絕技。

師傅比古清十郎(福山雅治 飾)一直未傳授自己。

原因,劍心還沒有明白,什麼叫生命的重量。

愛人死去後,劍心明白了慘痛。

但,還差最後的一點。

生命之重,重在背負。

活著的人,要承載死者的意念,繼續生存。

劍心習得這招的關鍵,不是死,是求生。

劍客,光有守護他人生命的信念,是不夠的。

為了這份信念,劍客也該活下去。

奧義「天翔龍閃」的真諦,並非叫人捨生忘死,是讓人敬畏生命。

那些心性不壞的劍客,擺脫不了時代的宿命,滿手鮮血。

對他們的懲罰,不是死亡,是活著去見證太平盛世。

見過血腥的人,會懂得生命的珍貴,會守護來之不易的太平。

懂了這點,劍心才完成了真正的救贖。

為什麼這部作品叫「明治劍客浪漫譚」。

明治時「禁刀令」頒佈,武士被迫交出自己的寶物。

在日本,有人說那也意味著「武士的死亡」。

但這部作品,卻用愛和生死去詮釋這段過往。

給了武士們一個自我救贖的機會。

武士放下刀,未必就是放下了尊嚴。

而是他們認識到,這世間還有許多美好,比殺戮重要。

小小的和樂,小小的笑容,小小的幸福。

都在殺戮和仇恨的彼岸。

放下刀,你才能看見幸福,看見浪漫。

用戶評論